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你跑不过我吧 > 第148章 猝死的全都是意外(求订阅)
    之前的十连抽,刚刚抽完的时候自己确实有些失望,但现在看来,不论是大力丸,还是宠物卡,可都是好东西。

    宠物卡自不用说,便是大力丸,若不是自己服用过这东西,刚才就不可能那么轻易地将门打开,还摔了那两人一记狗吃屎……

    至于思维风暴药剂,东西是个好东西,就是后劲儿太大,让慕远心有余悸。

    “也不知道这个案子能给自己提供多少侠义值……”慕远默默地期待着。

    十连抽确实很吸引人,就是太耗侠义值,整整90点呢。

    再次看了一眼时光回溯符的剩余时间,还剩127秒,如果自己把侠义值用在十连抽上,万一遇到什么特殊情况,需要用到大量的时光回溯怎么办?

    127秒的时光回溯时间虽然不少,但也不多啊!

    万一这点时间耗尽,需要再买却没了侠义值,那就尴尬了。

    毕竟这玩意儿价值100点侠义值,可不是随便抓几个嫌疑人就能凑够的。

    “想这么多干嘛呢?等侠义值下来了再说吧。”

    三辆警车陆续回到分局院子里,走在前面的几位刑大的民警已经把那两个倒霉孩子拉出来了。

    他们看着到处都有的警徽标志,心底也是犯怵的。

    这辈子……完蛋了。

    虽然以他们的罪行,也判不了死刑,甚至无期都有难度,但毕竟是追了刑责的人。

    子女考公务员是没戏了,报考某些大学也会受到影响,将来从监狱里走出来,内心也会不自觉地认为自己比旁人矮了一截。

    至于说狡辩?不认罪?他们倒是想啊!可是近几次抢到的女包全在房间里搜出来了,人赃俱获啊!

    他们倒是想抵赖,可警察也不会同意不是?

    “刘队,你看能不能找辆车送我回派出所?”慕远走下车,便问道。

    刘队笑着道:“要不你就在局里住着嘛,反正局里也给你安排了一个床位,晚上的时候也没有其他人休息。”

    慕远摇了摇头,道:“我还是回所里吧。今天是赵副所长值班,我是他那一值班组的。”

    刘队看了看慕远,多好的小伙子啊!怎么就不想到刑大来呢?

    这一刻,刘队是悔恨的!当初怎么就同意了等慕远考了警后再将他调刑大呢?一定是那会儿脑子被门夹过。

    呃,其实这也不能怪自己,要怪就怪慕远破案的效率太高了吧!好好的一个特大贩毒案件,结果一周就搞定了。正常情况下,这样的案子没有三五个月是拿不下来的。

    千算万算,还是失算了。

    “那也不急嘛!”刘队收起内心的沮丧,笑呵呵地说道,“等把人安排下去,我送你回去。”

    换做是旁人,准会推辞一番,毕竟对方可是刑警大队大队长,给你一辅警当司机,你良心不会疼啊?

    可慕远良心还真不会疼,一副我晚走了,略有点小委屈的样子。

    “好吧!”

    ……

    嫌疑人直接被送到了办案中心,到门口时,却见一大队警察押着一个人从办案中心大门走了出来,还带着头套!

    然后……又走了一个出来。

    紧接着,又双叒叕走出来一个……

    那两位新报道的嫌疑人小心脏噗噗直跳:这个公安局,这么牛逼的吗?

    抓人都是一群一群的?

    可转念一想,别人是真牛逼啊!自己不也一样被抓了吗?想想刚才自己被拉扯出来的那股怪力,他们甚至觉得眼前根本不是什么公安局,而是神盾局。

    他们数了数,一共出来了十多个呢!

    最后走出来的是李局,他看到刘队、慕远以及旁边的几个人,特别是那两个看起来挺可怜的嫌疑人,很是吃了一惊。

    “老刘,还真抓了人?”

    “可不是嘛!两个飞车抢夺的。”刘队道,“李局,我就说嘛,小慕这小子,天生做刑警的料。晚上睡不着随便出去逛一圈,就能带两个嫌疑人回来。就这本事,不留在刑大太浪费了。”

    “你倒是不浪费任何一个机会啊!”李局哭笑不得。

    “嘿嘿……”刘队不以为意地笑了笑。

    在一旁的慕远默默地呆着,仿佛他们说的话与自己无关一般。

    李局目光看向了他,问道:“你小子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庆阳路去干嘛?”

    那两个被抓的嫌疑人也是一脸狐疑地瞄着慕远。

    那小眼神透露着的意思很明白,你小子好好地睡觉不行吗?跑出来闲逛干嘛呢?

    慕远很是淡定地回应道:“也没啥,就是听说庆阳路那边有家烧烤店味道不错,想去试试。”

    李局信了。

    “哈哈……下次你想吃烧烤给我说,我带你去。”刘队笑呵呵地道,“整个西华市,哪些烧烤店味道好,我是门清。”

    慕远眼睛贼亮贼亮的,道:“真的?”

    “当然!”刘队很开心,总算能扯上一点点关系了。

    “那一会儿先去吃点烧烤?”慕远一本正经地说道。

    刘队:┐‘~`;┌,这样也行?

    不过刚刚说出的话总不能反悔吧,刘队咬牙答应了——其实他现在更想回家睡觉。

    李局一瞪眼,道:“晚上可别熬太久!特别是小慕,你小子总不想再去一趟医院吧?”

    慕远笑着道:“李局放心吧!我身体好着呢,你们都去了医院,我也不会去。”

    李局脸皮一紧,这话,怎么这么刺耳呢?

    他一瞪眼:“那下午是谁昏迷了?”

    “呃……那只是个意外。”

    “猝死的全都是意外。”

    这话没毛病,如果是意料之中,猝死也就不叫猝死了。

    慕远:?○Д○?

    “放心吧,李局,我明白的。”慕远弱弱地应了一句,没办法,辩论这种事情,既不是比力量、也不是比颜值,他只能认怂。

    “明白就好!”李局道,“你们忙去吧。”

    “李局您也早点休息。”刘队很真诚地说了一句。

    李局苦笑一声,道:“我还得去一趟看守所,另外三个分局和市局那边审讯的人,也已经忙活完了,等会儿一起送看守所,我必须去看着。”

    ……

    刘队把审讯的相关事宜安排好——其实也用不着他安排,不过自己既然在场,总得刷下存在感不是?

    也就三五分钟,一切安排就绪,刘队便叫上慕远走出了办案中心。

    刚到门口,却见一群人急匆匆地从楼上走了下来。

    刘队不经意地转头看了看,却见两位年轻警察陪着一个女子快步走了下来。

    那女子,面容精致,差不多二十来岁,穿着一套连衣裙,看起来凭白多了几分知性和成熟。

    不过在她的脸上,却有两道淡淡的印痕,显得有些憔悴。

    “刘队,你这是准备去哪儿呢?”一个年轻警察连忙问道。

    刘队道:“准备送小慕回去。怎么的?池超,有事?”

    “她是这起抢夺案的受害人,听说嫌疑人被抓住,东西也追回来了,想当面道声谢。”

    那女子看着刘大队,上前两步,感激地道:“刘大队,太感谢了!真没想到你们的办案效率这么高……”

    “别谢我!”刘队连忙摆手,道,“抓住嫌疑人的可不是我,是我旁边的这位小慕同志。你可别以为抓这两个人很容易,那两个人绕开了我们警方的围堵,都已经逃到庆阳路那边去了。也多亏了小慕的火眼金睛,换做是其他人,可看不出这两人有犯罪嫌疑。”

    这女子一双俏目立刻望向慕远,满含着真诚:“谢谢!太感谢了。”

    慕远微微一笑,道:“这是我们警察该做的。”

    “幕警官,虽然这是你们警察该做的,但我还是要表达我的感激不是?”这少女抿嘴一笑,周围似乎瞬间明亮了许多。

    慕远:……

    不是他不想说话,而是实在没什么好说的。

    好人卡嘛,这几年领得多了,想感谢他的人也同样不少,也不差这一个。

    “慕姓可很少见呢,你们公安部门这个姓很多吗?”这女子好奇地问道。

    “不多!我知道的还有一个。”慕远认真的道。

    “谁啊?”这女子眼中带着一股跃跃欲试,似乎想到了什么。

    慕远道:“我爸!”

    “呃……”这女子嫣然一笑,像是一邻家美少女。

    “慕警官你可真会说笑。”

    慕远看了看她。

    呵呵,说笑?自己不过是陈述一个事实而已。

    “我听说青龙街所也有一位姓慕的警官,好像叫慕远。”女子嘴角微翘,似乎想起什么好笑的事情。

    慕远淡定地看了他一眼,道:“那也是我。”

    “是你?”这女子瞬间惊讶了,“你就是慕远?”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或者我不能叫这个名字?”慕远问道。

    这女子连忙摆手,道:“不是,我只是觉得……你没你们教导员说的那么怕生。”

    “怕生?”慕远一愣。

    自己什么时候怕生了?明明自己是怕死的好不好!

    “上周我不是到你们所里采访嘛,就是那次狗咬人的事情。我本来当时很想采访一下你的,结果你……没同意,你们所里那位万教导说你怕生。”

    慕远立刻明白过来,心情瞬间变得很复杂。

    万教导!坏人名节啊……

    想枕头的瞌睡说

    求月票!求订阅!第二更可能在12点前一点。

看过《你跑不过我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