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你跑不过我吧 > 第149章 长得丑才叫秃(求月票)
    慕远觉得,自己必须得找万教导说道说道!

    不然这事儿没完。

    至少……得给自己多做几碗番茄鸡蛋面,要是能做一道水煮鱼,就更好了。

    想着想着,慕远感到自己腹中更加饥饿了。

    “慕警官……慕警官……”看着慕远似乎陷入呆滞状态,这位记者小姐姐有些愧疚。

    怎么能当着一位脸皮薄的人说他怕生呢?这不是揭人短吗?

    更何况这位慕警官还帮自己追回了被抢走的包呢。

    慕远瞬间回过神来,愕然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嗯嗯……”记者小姐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话茬儿,这明显是逐客的一句话嘛,以前她可从没遇到过。

    慕远看她吞吞吐吐的样子,再次说道:“要是没什么事,我们可就先走了。”

    说完,慕远看向刘大队,像是看到了一串烤鹌鹑蛋……

    记者小姐姐有点小幽怨,自己就这么不受待见?

    一看慕远马上要走的架势,记者小姐姐连忙说道:“慕警官,你看能不能留个电话呢?上次的专题采访没能做成,我希望等你有空的时候再采访采访你。”

    要是在几天前,慕远倒是很希望上上电视什么的,可现在,他是真不想上电视。

    刚破了一个涉毒案件,慕远觉得自己应该低调点。君不见就算电视里做法制类节目,涉及禁毒警的,面容都是模糊处理了吗?

    慕远不想当电视里的马赛克,这是对自己这张帅气的脸最大的不尊重。

    “留电话当然没问题。”慕远微笑道,“不过采访就不用了吧。你要是再被抢劫了,倒是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保证帮你把东西追回来,将嫌疑人绳之以法。”

    记者小姐姐:??有你这样说话的吗?

    “咳咳……”一旁的刘大队听不下去了,连咳了几声,道,“小慕,时间也不早了,你就把电话留着吧。至于采访你去不去,到时候再说不就好了?”

    “也是!”慕远点了点头,立即把自己的号码报了出来。

    记者小姐姐立刻从刚回到自己手中的包里取出了手机,葱白的指头轻点,便把慕远的号码记下来。

    然后,一门心思想与刘大队去吃烧烤的慕远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真不能怪他,都快晚上12点了,肚子是真饿!

    而且,刚刚自己可是亏了五十多块钱,不顺便吃回来,总感觉心里硌得慌……

    ……

    一家路边的烧烤摊,没了城管的驱逐,他们摆摊的姿势都很安详。

    慕远站在摊点前,挥斥方遒。

    “老板!来十串羊肉串、十串牛肉串,再来三串腊排、两串烤香肠、呃,再来两串鱿鱼、一根烤茄子、三串韭菜,呃,还少了点什么……再加三串烤鸡翅。”

    刘队听得一愣一愣的,弱弱地说道:“小慕,我们两个人吃不了这么多吧?”

    慕远善意地笑笑,道:“没事儿,这是我一个人吃的,能吃完。”

    刘队:?'?д?'?,感情你点了这么多,就是你一个人的?你是饭桶吗?呃,应该说是肉桶!

    点得多也就算了,你就不能连我的一起点了?我还得自己点?

    他现在总算明白为何之前李局会说慕远这小子情商低了。

    嗯!这是这低。

    再回想一下刚才这小子与那位美女记者的对话,似乎……也就很正常了。

    想通了之后,刘队也就不再计较了,稍稍点了几样自己喜欢吃的烤串,然后便与慕远坐在了一张小桌子前。

    “小慕,你这大半夜吃这么多肉,不怕长胖?”在等待烤串端上来的时间,刘队忍不住问道。

    慕远咧嘴一笑,很真诚地说道:“胖了再说吧。”

    “呵呵!等你胖了,就没这么乐观了。”刘队摆出一副过来人的姿态。

    慕远愣了愣:“刘队你也不胖啊?”

    刘队感慨了一声:“我现在是两高了。血脂高!血压高!就血糖还很坚强,但也不知道哪一天会冒起来。”

    慕远笑了笑,道:“其实你现在已经三高了。”

    “嗯?”刘队疑惑了。

    慕远道:“发际线高!”

    “呃……”刘队苦笑一声,道,“你以后就能明白!熬夜不一定能让你变强,但肯定让你变秃。别看现在队伍里很多人发际线还挺安全,但那些人要么是没怎么熬夜的,要么是已经在变秃的路上了。”

    慕远瞪大着眼,摸了摸自己乌黑浓密的头发,一时间无言以对。

    “长得丑才叫秃,长得帅的剃光头那叫个性!”慕远暗自说了一句,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原本刘队以为自己这寥寥几串烧烤吃完,就得无聊地等着慕远,结果他发现自己想多了。

    看到慕远面前摆放的那一堆吃的比洗过的还要干净的竹签,刘队不由得加快了吞咽的速度……

    他一面吞,一面腹诽着:“这小子,不仅胃部结构不正常,连喉咙也与人类不一样。”

    几分钟后,刘队很潇洒地付了账。

    将近两百的账单其实也让他蛮肉疼的,倒不是他缺这两百块钱,而是一想起两个人就吃了个烧烤,又没喝酒,就花了两百块钱,他觉得挺荒唐的。

    回到车上,刘队觉得自己不能再纠结于吃这个话题。

    他甚至怀疑,如果自己继续聊“吃”,慕远这小子会不会拉着自己再去吃点宵夜。

    刘队眼睛转悠了半天,终于问道:“小慕,你大学有女朋友吗?”

    话刚一开口,便知道自己问了个很傻的问题。

    这么一位钢铁直男,能有女朋友那才是怪事了。

    果然,慕远摇了摇头,道:“大学里事情太多,没时间谈女朋友。”

    刘队点了点头,他觉得慕远这句话应该反着来听。

    没有女朋友,所以有更多时间去做其他事情,比如学习刑侦方面的知识。

    这样就能理解慕远为何会成为一位破案高手了。

    他脑子里忍不住冒出了一句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

    忽然,车内响起一阵电话铃声,是从慕远兜里传出来的。

    慕远拿起一看,居然是赵副所长打过来的。

    接通电话,里面传出赵副所长的声音,语气中带着两分关切、一分好奇,和八分忐忑。

    “小慕,你逛哪儿去了?怎么还没回所呢?”

    “正往回走,刚才去了一趟局里。”

    “局里?你去局里干嘛?”赵副所长是真惊讶。

    慕远道:“抓了两个人,送到局里去了。”

    如果说刚刚赵副所长是惊讶,那么现在就是震惊了:“抓了……两个人?”

    “那……你抓的两个人,已经安排妥当了吧?”赵副所长有些不放心地问道。

    慕远看了看刘所,道:“已经交给刑大了,估计现在正问笔录呢。”

    赵副所长顿感庆幸。

    还好还好!是送到局里去了,不然今晚又别想睡觉了。

    虽然送到局里同样会让局里的某几位战友熬夜,但死道友不死贫道,能睡觉总归是愉快的。

    至于抓的人犯的是什么案子,那不是赵副所长的爱好,案子方面,那是刘朝华关心的事情。相对来说,他更喜欢处理纠纷,哪怕是夫妻之间吵架。

    “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放心吧!刘队开警车送我呢,不会有事的。”

    赵副所长回应了一句,便挂了电话。

    刘队一手把着方向盘,笑着道:“你们这位赵副所长,以前其实挺喜欢办案的。”

    “呃?那现在怎么不喜欢办案了?”慕远的八卦之魂慢慢冒了起来。

    刘队道:“因为有一次办一件诈骗案,连续出差近三个月,那时候他儿子才刚出生不久,差点弄得他老婆和他离了婚。后来也是好不容易才平息下来,他却再也不想办案了。”

    “这……只是出三个月的差嘛!有必要这么闹吗?”慕远有些不解。

    刘队哭笑不得,道:“你说这话,是因为你没带过孩子。呃……你连女朋友都没有,说什么孩子啊!不理解也正常。”

    慕远:┑ ̄Д ̄┍怪我咯

    没过多久,车停在了青龙街所外面的马路牙子上,慕远拉开车门下了车。

    “刘队,再见!”

    “你小子可别太拼,明天就好好给自己放天假吧。……呃,应该是今天了。”刘队爽朗一笑,然后开车走了。

    待车消失在街头,慕远走进所里。

    赵副所长正坐在值班室里,见慕远从外面走进来,忍不住伸头往他后面瞅了瞅:“……刘队没送你进来?”

    “他回去了。”

    “那你去休息吧!”

    “嗯!”慕远很干脆地答应了。

    快走到楼梯口的时候,慕远回头道:“赵所,要是有案子,可记得要叫我!”

    说完,也不等赵副所长答应,便快步上楼去了。

    赵副所长:你特么的是魔鬼吗?

    “!当初是哪个混蛋把这小子要到我们值班组的?”赵副所长有种快要爆发的冲动。

    正在办公室里把今天的警情录入系统的武德昌打了个寒颤。

    “这春天都快过完了,怎么还这么冷?”

    他甩了甩录得快发酸的手指头,暗自祈祷着:“希望今晚一夜太平,能一觉睡到天亮。”

    其实他也知道,这样的祈祷实际上是很难有效果的,但他每次值班还是忍不住会这样祈祷。

    这是病,得治!

    想枕头的瞌睡说

    求月票!求订阅!各位努把力,月票500有加更哦……

看过《你跑不过我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