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你跑不过我吧 > 第159章 这下总放心了吧?
    慕远见他们似乎已经看出来了,便笑着解释道:“右上角的标签,就是贴的那些年检标志、交强险标志。这些标志本来都是车主自己贴的,所以极具个性化,而这两辆车,那些标签粘贴的位置却是完全一样的。”

    严超和毛宇确实看出来了,可那股发现秘密的兴奋劲儿过去之后,他们有种想死的感觉。

    都特么不是人啊!眼睛都自带放大镜的。

    不过这纯粹只是吐槽而已,他们也知道,要判断标签的位置实际上并不需要看得非常清楚,毕竟每一种标签的颜色是有区别的,这就很好辨认了。

    刚刚他们之所以没看出来,只不过是根本就没想到这方面罢了。

    其实不仅是他们没想到,便是嫌疑人也同样没想到。

    不然也不会不将张贴的标签做些掩饰了。

    这也不能怪那些人不细心,正常人坐在车上,谁会把注意力放在右上角的标签上?

    惯性思维害死人啊!

    ……

    这次的收获,绝对具有无比重要的意义。

    不仅发现了新的车牌号码,有了继续跟踪的目标,而且通过监控,大致确定了两个人的长相。

    虽然因为不是专门的人脸相机抓拍的画面,而且隔着挡风玻璃,驾驶室内的光线又相对较暗,以至于照片不具备进行人脸识别的条件,但至少这是两个不错的“参照物”。

    紧接着,刘队立刻联系了自己在西陇省的同学,再次提出了协助查询的请求。

    很快,对方便给予了答复:那辆悬挂了全新车牌的迈腾小轿车,正大光明地驶入了龙安市。

    刘队等人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就放心了。

    有了确切的车牌,还进了省会城市,这与自投罗网也没多大区别了。

    这与lol三大错觉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一、草丛没人;二、我能反杀;三、这局能赢。

    这群嫌疑人的错觉就是:一、我们的布置天衣无缝;二、警察发现不了我们;三、老天爷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自认为经过了精心布置的他们非常肯定的以为在他们之前的那番骚操作之下,警察就算抓破头皮,也不可能找到他们,如此正大光明地现身也就完全说得通了。

    兴奋不已的刘队片刻也不想耽搁,满怀感激地与管理站里的工作人员道别后,便风风火火地重新上了高速。

    这次刘队挤在了慕远的这辆车里,有些话憋在他心里不吐不快,那股兴奋劲儿总是难以散去。

    “小慕,这次幸好你来了。”刘队毫无形象地靠在后排椅子上,无比真诚地感慨道,“要不是你发现这辆车,我们估计就将这些混蛋跟丢了。这案子估计也就破不了了。”

    说到最后,刘队感到一丝心有余悸。

    一想到这案子要是成了悬案,他就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慕远微微一笑,道:“所以我才坚持要过来。”

    刘队脸上的表情顿时有点僵硬,这小子不按常理出牌啊!

    你这时候不应该先谦虚一下,然后我再强调一下感激之情,最后我就可以站在打击犯罪、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高度,邀请你加入华成区刑警大队了吗?

    现在你这样毫不客气的把话接过去,这天还怎么聊呢?

    直接再次邀请慕远到刑大,是不是太直接了呢?之前才刚邀请过,还被这小子拒绝了。

    没铺垫确实不好说啊!

    犹豫半晌,刘队还是开口了,道:“小慕,我觉得你还是调到我们刑大来工作更好一些,你看这样的案子,要是在刑大,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慕远满脸怀疑,道:“刘队,华成区的治安形势这么差?”

    “呃……”刘队表情有些僵硬。

    “也不全是盗窃案嘛,像这样的盗窃案,最近这十年里,这都是首屈一指的。不过其他还有抢劫、杀人之类……”

    刘队尚未说完,便自己住口了。

    似乎……这样说也无法消除治安形势差的论断。

    “毕竟华成区分局范围这么大,案子比较多也是很正常的。”刘队决定换个角度解释,“若是按人均发案率计算,我们华成区在国内都算比较低的,这就更不用与国外比了。便是国内治安形势相对比较严峻的地区,放在国外大部分国家,那都是治安模范区了。”

    这一点,慕远是相信的。

    “刘队,到分局刑大的事情,还是等考上了之后再说吧。我觉得现在就挺不错的,有案子我也可以参与办理嘛。”

    刘队也是有苦说不出啊!

    慕远在刑大,与慕远在派出所,那是两码事啊!至少对刑大来说是这样的。

    以前刘队在整个华成区分局,除了局领导,那是不用鸟任何人的,可现在,他一见到杨所,就像是矮了一截一般。

    可慕远这番话也没毛病,他也找不出反驳的理由。

    无奈之下,只好暂时作罢。

    现在的交通确实方便,特别是高速公路,给这个国家带来了巨大的改变。

    仅仅花了两个小时,慕远等人便抵达了龙安市。

    ……

    龙安市相对于西华市来说要相对落后一些,但这也确实只是相对,毕竟堂堂一省会城市,除了西部的几个省,再差也差不到哪儿去。

    整个龙安市,人口也堪堪突破千万,称之为特大城市一点都不为过。

    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城市也一样。

    上千万人口的特大城市,每天都有令人感动的美好,也有让人捶胸顿足的无奈,更有让人愤怒痛恨的罪恶。

    警察的身份比较特殊,他们创造着美好,惩戒着罪恶,同时却也承受着无奈。

    慕远一行进入龙安市,并没有前往龙安市局,而是去了灵塔区分局。

    倒不是说刘队联系的那位同学就在灵塔区分局,而是根据他那位同学查询到的线索,那群人来到龙安市后,最后的落脚点就是灵塔区分局的辖区。

    现在时间是晚上5点,接近晚饭时间了。

    慕远等人来到灵塔区分局后,便得到了分局刑大的接待。

    这也是刑警的特色吧。

    其他警种,你出差去外地,并不一定有人鸟你,但刑大的人出差,总能找到人接待。

    想想也很正常,大家同是天涯漂泊的难兄难弟,不相互照应着点儿,那就太凄凉了。说不定什么时候自己也出差到对方的辖区去了呢?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不是?

    不过这次灵塔区除了有刑大的人之外,还有一位市局的刑侦支队的副支队长,也正是刘队之前联系的那位同学。

    “老刘,几年没见,看来你变强了啊!”那位姓程的副支队长一见面,便热情地打起了招呼。

    刘松柏翻了个白眼,道:“滚犊子!少说风凉话,就好像你头上那几根鸟毛还能留多久一样。”

    “呵呵……看来你是看不清形势啊!”程副支队长冷笑道,“这里可是我的主场,小心晚上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今晚可不能喝酒!我们是出来办案的。”刘队连忙说道。

    这种时候,别说真是办案了,就算不是办案,那也得说成是办案,否则……明天早上就别想起床了。

    程副支队长嘿嘿一笑,道:“你这话我可不爱听啊!说得好像谁没办过案一样。就你之前让我帮你查的那辆车对吧?这样,明天早上我负责把人给你送过来,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刘队还要说话,程副支队长立刻道:“别找理由,都十年没见了,你这家伙怎么变得婆婆妈妈的了?”

    刘队瞪了对方一眼,你特么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换做你到西华市,你也会变得婆婆妈妈的。

    慕远看了看争执的二人,满含善意地说道:“刘队,要不你去忙吧,案子上的事情,由我和宇哥去就行了。”

    刘队心头苦啊!

    谁说我是担心案子?这案子到现在,就差那临门一脚了,根本不用担心,我担心的是喝酒……

    这也算是刑大出差最为痛苦的一件事情。

    酒量不好的,尽量不要出差,就算出差,也别与当地的兄弟单位联系。

    可是办案这种事情,没有当地警方的配合真的不好办……

    刘队这边还没说话,程副支队长那边便不依了,道:“小兄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我们啊?今晚你们谁也别想走,抓人的事情不用你们担心,我会安排好的。”

    慕远脸上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道:“领导,我不喝酒的。”

    “不喝酒没关系,可以喝其他的,饮料什么的都可以。”程副支队长很是大气地挥了挥手。

    刘队满是无奈的道:“老程,我看这样吧,现在还不到六点,我们先捋一捋手上的事情。如果十拿九稳了,就去吃饭,这样心里也踏实一些。毕竟这案子很严重。”

    程副支队长有些惊讶,之前刘松柏虽然打电话请他查询了一些信息,但并没有说具体的案情,现在见对方这副表情,忍不住问道:“真的很严重?”

    “盗窃案!涉案金额上百万。”刘队简单扼要地说了一句。

    程副支队长满脸震惊,问道:“是多次作案?”

    “单起案件。”

    程副支队长犹豫了一下,道:“那好吧!范队,那接下来可就麻烦你们帮帮忙,今晚大家能不能尽兴,可就看你们的了。”

    “放心吧!只要人到了我们辖区,一定跑不了。”旁边一位年过四十的警察信心满满地保证着。

    随后,他看向刘松柏,问道:“嫌疑人身份摸清楚了没有?”

    “没有!”刘队很干脆地说道,“我们目前掌握的就只有那个车牌号码。那车牌是外省的,目前正在核实是否是套牌,暂时还没消息反馈回来。”

    范队稍稍有些为难,仅仅只有车牌,变数就太大了。

    “我们先调一下周围的监控吧,只要找到了车,找人也就简单了。”

    慕远没有开口,他的目的是调监控,确定目标车辆最后消失的地点与准确时间,至于人后续怎么把人抓到手,他完全不担心。

    监控调取的过程很顺利,一个交通卡口清楚的抓拍到了嫌疑车辆进入朱雀大道,然后再通过监控探头,确认了这辆车进入了一家酒店。

    时间正好是两个小时前。

    后面这辆车也没有再出来。

    看到查询的结果,程副支队长很是满意地笑道:“这下总放心了吧?”

    “先查一下这家酒店在那个时间段的入住情况吧。”刘队谨慎地说道。

    “这查不查又有什么意义?你们又没有掌握作案人员的身份信息,我这边直接派人去酒店,调取当时的酒店内部监控,不就可以直接锁定是哪几个人了吗?”

    “这些人既然昨晚熬了一晚上,现在住进酒店肯定是休息。只要确定了人,直接擒了便是。”程副支队长连声说道,“这都六点了,皇帝还不遣饿兵呢,先去吃饭。”

    刘队犹豫了一下,知道今晚是躲不过这一劫了,道:“好吧!”

    随后,他转头看向慕远,问道:“小慕,你呢?要不也一起去吧。”

    慕远很痛快地点了点头——有人请吃饭,毕竟是件愉快的事情不是?反正又不需要喝酒。

    至于抓人,自己也没必要急着过去,先让小毛去探探好了。

    而且有灵塔区分局的民警去调取酒店内部监控查看,也是一种很稳妥的方式。

    如果确定了嫌疑人在酒店,就自己这四个人也做不了什么,还得依靠灵塔区刑大的配合才能抓人,亦或者是通知分局派人过来支援。不管是那一种,都不影响吃饭不是?

    ……

    二十多分钟后,一家看起来比较普通但生意却非常火爆的湘菜馆子里,一行十人围坐在桌子上,等待着饭菜上桌。

    这并不是公对公的接待,而是私人聚餐,自然没那么多的讲究。

    一番介绍之后,大家也都算是认识了。

    刘队此刻也认命了,道:“老程,话可说在前面,喝酒可以,但不能喝醉!原则问题你是知道的。”

    “放心吧!误不了事的。”

    他话刚说完,范队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接通之后不到几秒,他脸色忽然就变了。

    “什么?没人?”

    想枕头的瞌睡说

    今晚有事耽搁,先一更!后面补上……

看过《你跑不过我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