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你跑不过我吧 > 第196章 相请不如偶遇(求月票)
    龚翔没想过要使袢子让慕远两天之内破不了案,他觉得一个人可以傲娇,可以持才傲物,但绝对不能没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

    “邓文举,你回去后把视频中相对具有条件的人脸截图,看看能不能进行人脸识别。”

    “好的!”

    之后,龚翔也没再说话。

    他还在思考这个案子,刚刚那段视频中,没有看到可疑人员翻越围墙的画面。

    这也正常,嫌疑人又不傻,站在监控视频下翻围墙?

    但在两个监控画面之间,这两个嫌疑人曾消失了近五十分钟,而且这两个监控之间又没有其他通道,也没有进入楼栋的单元门,他们这五十分钟在干嘛?

    总不能两个大男人坐在花园边沿谈情说爱吧?

    而且在这个区域里,正好是适合翻越的那段围墙。

    虽然这无法对嫌疑人的犯罪事实给予直接证明,但从逻辑上分析,这两人作案的可能性达到了99%。

    可只要这个可能性没有达到100%,只要嫌疑人的身份没有锁定,那案子就不算破。

    刚才龚翔吩咐邓文举用人脸识别是一种方法,但这还不够。那段视频是小区的监控视频,又是在晚上,清晰度不是很高,识别出身份的可能性较低。

    很快,车回到分局大院。

    龚翔一步并作两步地冲上了四楼,刑大的合成作战中心就在四楼,当然,慕远的办公室也在四楼。

    推开合成作战室的门,龚翔把脑袋伸了进去,见慕远果然坐在里面。

    “慕远,监控调回来了。”龚翔顿了顿,道,“你说得没错,那两人确实进了枫林苑,而且在里面有近五十分钟的空档期,可疑程度非常高。”

    正盯着屏幕看着的慕远回过头来,道:“龚哥……”

    “别叫我哥!我现在听到哥这个字心里烙得慌。”龚翔苦笑道,“先说案子,现在你这边进展得如何了?”

    慕远耸了耸肩,指着屏幕道:“你看这些截图!是我通过监控找出来的。”

    龚翔狐疑地看了慕远一眼,然后走到屏幕上,伸手抓住鼠标,将文件夹里的一张张图片迅速点开。

    随着龚翔一张张图片看过去,他脸上的表情也越发精彩。

    这些图片全都用数字标识了顺序,而顺序标识的依据就是时间轴。

    通过这些监控画面,龚翔清楚地知道了这两人是从哪里上车、经过了哪些地方,最后又在哪儿下的车。而在从枫林苑小区出来后,这两人虽然不是沿原路返回,最终却也是回到了之前上车的区域范围内。

    而那片区域,也还是在华成区分局辖区,名字叫沙溪路。

    沙溪路一带有许多上世纪八十年代修建的小区,而现在,这些房子的原主人均已经住进了更高、更好的楼房或者别墅里,原有的住所自然就租了出去。

    这条路,在整个华成区分局辖区,流动人口数量能排进前三,也属于治安乱点之一。

    之所以成为治安乱点,当然不纯粹是因为这里流动人口多,还有一个原因是这种老旧小区的技防建设极其薄弱,几乎等于零。

    虽然知道那两人很可能就住在这里,但如何将人找出来,也还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

    对整条街进行拉网式排查倒是可以的,但这成本就太高了,为了一个盗窃案,扔下其他更重要的事情不做?领导不会同意这种做法。

    “接下来怎么办?”龚翔问道,“蹲点守候?”

    慕远摇了摇头,道:“蹲点守候完全就是看运气,我不喜欢这种方式。”

    龚翔一脸呆萌,蹲点守候是看运气?有这说法吗?

    可仔细想想,似乎这话也有些道理。

    蹲点守候,换个说法,那就叫守株待兔。

    只不过蹲点守候守的一般是嫌疑人的必经通道,正常情况下,只要又耐心,这“兔子”是一定会出现的。

    但要说是看运气,那也说得过去,因为嫌疑人有可能很长时间不出门,亦或者自己守的这条“必经之路”是错的,也有可能嫌疑人已经先一步离开了。

    可除了这种“看运气”的方式之外,还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吗?

    “我们去沙溪路瞧瞧。”慕远如是说道。

    “行!”龚翔直接站起了身。

    “手铐还是带上吧。”慕远忽然说道。

    龚翔眼中带着一股惊讶,看看需要带手铐?

    不过这话他也没说出来,反正就带上而已,费不了什么事。

    ……

    沙溪路虽然是老街,但却也是比较繁华的,街道两旁有不少老店,有的甚至开了四五十年。

    这条街不长,也就四五百米。但由于不是现在的现代化小区,主干道两侧有多个进入居民区的巷子,加起来差不多近20个。

    有的巷口里人员居住较多,路口还有监控,但有的巷口就没有了,所以要确定嫌疑人到底进了哪一个巷子就成了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

    慕远和龚翔在街上并排走着,也没怎么说话。

    直接略过那些可以通过监控排除的巷子,慕远对剩下的区域一个一个地搜过去。

    当然,这一切只是表象,之前他就已经通过小毛确定了这两人所进入的楼栋。

    可自己总不能径直地走过去把人揪出来吧?这太玄幻了,不好。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相请不如偶遇。

    这种时候,偶遇才是最佳选择……

    眼瞅着现在都已经快5点多了,这两个夜猫子总该出来转转吧。

    可跟在后面的龚翔就郁闷了,他完全看不明白慕远到底要找些什么,亦或者说无法看出慕远到底要通过何种手段锁定嫌疑人的行踪。

    哪怕拿张印有嫌疑人身影的监控图像来走访也好啊。

    这样走着走着,忽然他发现慕远停下了脚步,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

    他顺着慕远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两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正从一个小巷子里走出来。

    他一开始还没注意到,可仔细看过之后,顿时与脑子里的两个身影重合起来。

    除了衣服不一样之外,这两人的体型与自己要找的那两个人相似度很高啊……

    “慕远……”龚翔声音都带着一丝颤抖,他办过的案子很多,但像这次这种情况,他还真没遇到过。

    慕远道:“就是他们,直接抓了。”

    龚翔瞪眼低声道:“我们就只有两个人呢,抓捕的风险……”

    忽然,他目光落在慕远身上,顿时苦笑一声,道:“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说!上吧。”

    没毛病,你对一人能抓十个的狼火来说风险,那就是一个笑话,他觉得现在更应该考虑的是嫌疑人的风险。

    慕远咧了咧嘴,就要迈步上去。

    “等等!”龚翔立刻叫住了他,略有些担忧地问道,“你真确定是他们?”

    慕远自信地道:“绝对确认!”

    “为什么?”

    “走路的姿态!”

    龚翔反驳无力。

    这个词汇倒是不新鲜,可靠眼睛识别步态,这就真的属于骚操作了。

    “别把人弄伤了。”龚翔迅速说道,“呃,我们自己也要注意安全。”

    慕远点头道:“放心吧,就这两人,不用弄伤也能抓住。”

    龚翔对此很是认可,但心底却也免不了有些忐忑,毕竟抓捕时的意外情况太多,在没有真正将嫌疑人制服前,谁又敢打包票呢?呃,慕远是个意外……例外。

    这时,那两个男子已经走出了巷口,朝着慕远这边迎面走来。

    慕远也没有任何的停顿,径直走向对方。

    很快,双方的距离缩短到两米。

    “站住!我们是警察,蹲……”

    后面的话慕远还没说完,那两人突然转过身子,撒腿就跑。

    反应之敏捷,令人侧目!

    走在后面的龚翔骂娘的心都有了,你这是演哪一出啊?

    你不应该出其不意地上去把人控制住吗?难道你期待嫌疑人会像家里养的狗子一样听话,让站着就站着,让坐着就坐着?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有更多的动作,只见慕远猛然窜了出去。

    他比嫌疑人晚起步了半拍,但毕竟少了一个转身,那两人还没冲出三米,其中一个就被慕远一个勾腿给绊倒了,在地上栽了个狗啃屎。

    另一个一声惊叫,跑得更欢了。

    龚翔就要冲去追另一个人。

    “龚哥,这人交给你了。”

    只见慕远动作飞快地取出手铐,旁人只是一阵眼花缭乱,那手铐便已经拷在了这人手上——还是背拷。

    随后,慕远迅速起身,如一支离弦的箭一般,冲向那已经跑出二十多米的另一个嫌疑人。

    这一幕看得龚翔是目瞪口呆。

    “这小子根本不是人啊!”

    常人有这么快的反应速度?手脚有这么灵活?根本不可能!

    好在龚翔还记得自己眼下的任务,蹲下身子,一手提着嫌疑人的手铐,将他给抓了起来。

    这个倒霉蛋脑子很蒙啊,被摔的……

    可下一刻他就更蒙了,因为他看到自己那同伴还没跑到巷口,就一个跟头摔在了地上,还是被慕远一脚给绊倒的。

    “这特么是什么警察啊?怎么就这么喜欢绊脚呢?”

    一想到自己刚才的遭遇,感觉整个身子都在疼……

    想枕头的瞌睡说

    二更完成,今晚还有一更(月票500加更。)

看过《你跑不过我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