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你跑不过我吧 > 第197章 开挂的人生不需要解释(月票加更)
    可接下来的一幕,更令人绝望。

    他那同伴估计是摔得一口气没回上来,被上拷后,再怎么拉也爬不起来。

    然后慕远猿臂一张,像夹着一捆玉米杆子一般将他夹了起来,就好像没有任何重量一样。

    这不仅将嫌疑人给吓着了,就连周围的群众也是目瞪口呆。

    只听说会轮大米的警察很牛逼,没想到今天又get到新技能了,夹玉米杆子……

    两个被抓的嫌疑人欲哭无泪。

    惊恐.jpg,自己这是招惹了什么怪物啊?

    “慕远,你吃什么长大的?”龚翔咽了咽口水,问道。

    慕远腼腆一笑,道:“反正没吃过三鹿奶粉。”

    龚翔:_〆′Д`

    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不过现在对方可是一匹哥,哪怕嫌疑人还没招认,甚至也没有更多的证据证实那件案子是这两人做的,但龚翔心中却已经明白,那赌约,自己输了。

    “现在怎么做?把他们带回去?”龚翔问道。

    慕远摇了摇头,道:“不用!带回去干嘛,直接给队上说一声,让他们开个搜查证过来,顺便就把搜查给搞了。”

    龚翔看了看手上的两个嫌疑人,似乎有些迟疑。

    这两人又不傻,会轻易供出自己的住所?

    对于盗窃案嫌疑人来说,自己的窝点那是最见不得人的,因为里面不知道藏了多少赃物。

    就算人被抓了,还可以狡辩一下,但如果窝被抄了,基本上就完蛋了。

    慕远手臂一动,夹在臂弯里的嫌疑人立刻被杵在了地上,一张脸还有道血痕,估计是在地上给擦的。

    不过现在这家伙明显没精力去顾及脸上的伤痕,一双眼睛滴溜溜地转着,不知道想些什么。

    慕远直截了当地问道:“说吧!你们住什么地方?”

    “我……我们不住这里。”被捏在龚翔手中的男子立刻嚷嚷道。

    慕远一个眼神飘过来,那人顿时打了个寒颤,一张脸都快要哭出来了:“我们真不……不住这里。”

    慕远呵呵一笑,道:“看来你们刚才摔得还不够疼啊!要不我把你们放了,我再追一次?”

    两个男子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了一股意动。

    两个人各跑一个方向,还能跑不过你?

    可下一秒,他们就放弃了。因为他们都在脑子里回想了一下刚才的场景,哪还敢跑?真当摔在地上不疼啊?

    龚翔倒是有些哭笑不得,在他看来,慕远这倒像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慕远,我们还是先押回去吧,实在不行通知派出所过来查就行了。”

    “不用,他们不是从这条巷子里出来的嘛!我们进去挨家挨户敲门!”

    说到这里,慕远眼睛一亮,道:“呵呵,用不着敲门了。”

    “这两个家伙进出总得关门吧,门上肯定会有指纹,很好找的。”

    龚翔目光呆滞,他很想告诉慕远,指纹不是那么容易看出来的。

    可回想起麒麟阁珠宝店的案子,慕远神乎其神地发现了那枚指纹,让刑大技术室民警现在都一头雾水呢。

    说不定,慕远还真能通过指纹找到这两人的家。

    那两个被抓的男子表情更怪异,他们觉得这怪物警察将他们当傻子呢。

    这条巷子里有多少户人?至少两百户!每个门上有多少指纹?你一一去查验?

    作为惯偷,这两个家伙对警察的侦查手段可是做过深入了解的,所以他们觉得慕远这是在诓他们。

    然而,慕远根本没去理会这两人的想法,把两人的手掌翻过来一个指头一个指头地查看。

    背铐的双手,在转头手掌的时候是怎样一种体验?

    疼啊!

    所以被慕远摆弄的男子嗷嗷地叫了起来。

    “别装!我又没用力。”

    那男子差点哇得一声就哭出来了:我真没装啊!

    一个人的手掌看完,又看另一个人的手掌。

    “好了!走吧!”说完,慕远就推着其中一人朝巷子里走去。

    龚翔也将信将疑地快步跟上,同时他也按照慕远的吩咐,拿出手机拨通了刘队的电话。

    “刘队,我们抓到了两个嫌疑人。……对,就是那盗窃案的……慕远找到的……对,麻烦你安排人开一张搜查证带过来。”

    随后,龚翔挂断了电话。

    当他这个电话打出去后,那两个嫌疑人脸色变得苍白了许多。

    这倒不是他们觉得慕远能够通过指纹找到他们家,而是对警察如此笃定地认为他们就是盗窃案的嫌疑人感到惊慌,这是否说明警察掌握了非常有力的证据呢?

    这就好比耗子被猫给摁在了爪子下,不慌可能吗?

    原本他们觉得警察找上他们已经够神了,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再次推翻了他们对警察的认知。

    十分钟后,慕远站在一间房门前,指着门口道:“你们是自己开门呢?还是我取了钥匙帮你们开?”

    龚翔没有说话,他目光紧紧地盯着这两个嫌疑人。

    “别给我在这里眼神交流!”龚翔一声暴喝,吓了两人一跳。

    那被龚翔控制着的男子委屈地道:“警官,我们……被拷着,没法取钥匙啊!”

    龚翔眼中闪过一丝震惊,虽然这嫌疑人没有直接承认,但话里的意思却已经非常明白,这就是他们住的地方了。

    “慕远,还是等搜查令到了之后再进去吧。”

    “也行!”

    慕远淡淡地扫过那两人,他们像是两只鹌鹑一般,缩在角落里动也不敢动。

    ……

    “刘队,你怎么亲自过来了?”龚翔看着在楼梯口出现的几个警察,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刘松柏哈哈一笑,道:“这可是小慕大发神威,为我们刑大破获的第一件案子,我能不过来看看?”

    “这不是第一件!”慕远很认真地说道。

    刘松柏却也不介意,爽朗一笑,道:“以前不算,以前你是以青龙街派出所的身份帮我们破的,现在却是以刑警大队一员的身份,这是截然不同的。”

    慕远怪异地看了刘松柏一眼,这光头脑回路不太一样……

    刘松柏满是欣赏地看了慕远一眼,就像是看着自己考上了清华北大的儿子。

    “不错!”刘大队赞叹了一句,道,“就是这两个家伙?”

    “对!钥匙在他们身上。”

    “身份核实了没有?”

    “还没呢。”

    刘大队立刻招呼道:“严超,过来协助一下,搜一下他们身上有没有身份证,把身份弄清楚,搜查令填好。”

    跟在后面的严超立刻上前两步,将手中的文件夹递到了刘队手中,然后开始对这两人实施搜身。

    结果不出意料,身份证是没有的……

    正常情况下,小偷会将自己的身份证带身上?纯粹是想多了。

    不过这也不要紧,拿出手机一拍照,然后人脸比对,信息很快就到手了。

    宣读搜查令的过程不用赘述,等严超这边一读完,慕远便迅速上前,从那个叫关西扬的家伙裤包里取出了一把钥匙。

    钥匙插入锁孔!

    咔擦一声脆响——当然不是钥匙断了,慕远没这么莽,他只是把门打开了而已。

    慕远脸上的笑容刚要出来,突然间就凝固在脸上,因为他闻到了一股恶臭,就像是半年没洗的袜子、或者内衣、亦或者是餐具…

    无名之火瞬间从慕远心头冒气,转身一巴掌拍在离他最近的关西扬脑门上:“尼玛,知不知道讲卫生?这臭得跟猪圈一样,你们是咋住进去的?”

    慕远这动作来得太快,刘队想要阻止都来不及。

    听到那啪的一声,他心都快跳出来了。

    转头一看关西扬,还好!虽然脸上有吃痛的表情,但至少没两眼翻白,脸色也还算正常,这至少说明没被敲晕……

    “好了,小慕。你居然要求两个盗窃案嫌疑人讲卫生,他们真要这么勤快,也就不会做贼了。”

    慕远苦笑一声,看着被打开的门,竟有几分畏惧。

    “小慕,你要怕臭,就我们进去吧。”刘大队颇有些关切的说道。

    慕远张了张嘴,苦着脸道:“我这鼻子比较灵,不过……还是能忍的。”

    说完,慕远以一种慷慨赴死的心态踏进了房间内。

    同时,跟着刘队一起过来的另外两位民警将一个嫌疑人带走了,毕竟搜查也不需要两个嫌疑人都在现场不是?这样将两人分开,也有利于后面的审讯。

    请来了两位见证人之后,搜查便正式开始。

    不得不说,这套房子里臭是臭了点,但却有点像藏宝洞的样子了。

    各种各样的小玩意儿,几乎都能在这里找到。

    小到耳钉、戒指、项链、手表,大到……好吧,也没什么比较大的,现在那些大件也不值钱,冰箱洗衣机什么的对这种惯偷没啥吸引力。

    一番搜查下来,连刘光头都震惊了。

    “呵呵!希望你们一会儿能把这每一件东西的来历说清楚。”刘光头瞪了留下的关西扬一眼,给这次的搜查画上了一个句号。

    关西扬哭丧着一张脸,此刻他脑子都还在疑惑,警察到底是怎么找上门来的。

    可惜慕远根本没想过要给他解释什么,因为开挂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想枕头的瞌睡说

    500月票加更,上个月欠下的,和这个月的,瞌睡尽量在这个月全补上。求支持……

看过《你跑不过我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