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你跑不过我吧 > 第209章 就是个演员
    慕远并未在局里等待几方人马的调查结果,他领了一个任务,那就是去调查那辆车的去向。

    根据车辆卡口和沿途监控视频,可以确定这辆黑色小轿车最终是离开了西华市的。

    但它并没有上高速,而是走了国道。

    国道上也有卡口,但除了第一个卡口留有那辆车的图像之外,后面再也没有了这辆车的任何信息。

    相比起高速公路的封闭性,国道完全属于一条开放的道路,上面的岔道太多。

    这个任务与其说是领导分派给他的,不如说是他自己领的。

    按照他的说法,他想沿路跟上去看看,说不定能发现些什么线索呢?

    现在慕远在几位领导面前的信任度可是非常高的,要换做以前,这种颇为无厘头的侦查方向,根本不会被批准,纯粹是浪费警力嘛。

    而现在,慕远才刚刚提出来,刘队当即拍板派一个人给他开车,还询问他是否需要其他人协助。

    慕远自然不希望去太多的人,也没那必要。

    按照慕远的要求,也没有从刑大这边抽调正式民警,毕竟发生了杀人案,每个人都在忙,便是现场周边,都撒了二十多个人下去走访调查。

    这也是必须做的事情,哪怕现在慕远这边已经有了一些眉目,但也不能完全放弃其他侦查方向。

    毕竟谁敢说这条路就一定能行得通呢?证据、线索这些东西,以最快速度掌握在自己手中才是最稳妥的。

    公安局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会开车的司机,李局直接就从警保室调了一位专职驾驶员过来。

    这也是一位熟面孔了,钱军。

    十天前抓那伙在张家镇搞毒品交易的家伙时,也是他开的车。

    “钱哥,又得麻烦你了。”慕远笑笑。

    钱军笑道:“这么客气干嘛!”

    一路闲聊,钱哥是一位见多识广之人,很是健谈。

    上次去张家镇,因为慕远和马宇一路上都在商量跟踪和抓人的事情,没有给钱哥发挥的机会,这次倒是让他把握住了。

    差不多用了将近一个小时,慕远来到了那辆黑色小轿车最后消失的卡口位置。

    在十年前,国道绝对是最繁忙的道路,车流如织。但不知什么时候起,国道开始变得萧条起来。这里面估计是高速公路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需不需要下车看看?”钱军问道。

    慕远抿嘴一笑,道:“不用了,继续往前开吧。”

    说完,他打开了地图,开始研究沿途周围的路网。

    一只猫头鹰在天空盘旋着,那速度,能直接把老鼠给吓死……

    幸好,那猫头鹰飞得非常高,否则要是让人看到大白天猫头鹰在天上飞,估计也会很吃惊。

    钱军也没有犹豫,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悠悠然地笑道:“小慕,你会不会开车?”

    “有驾驶证,不过学会后就一直没开过。。”慕远看着窗外,眼中带着一缕忧伤。

    钱军兴致盎然地道:“学会了不开怎么行?开车就是手头上的事情,得多练手。你想不想试着开开?这机会可是很难得哦,国道上车少,路也比较宽,有我在旁边帮你看着,也很放心不是?”

    慕远看了看钱军,又看了看外面的几乎看不到一辆车的道路,有些意动,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道:“下次有机会再试吧,我得分析周围的地形地图。”

    钱军有些失落,不过还是点头道:“那行。不过……看地图就能看出嫌疑人朝哪个方向逃的吗?”

    慕远道:“当然不可能。”

    钱军一愣:你是在逗我吧?

    慕远道:“虽然不能确定嫌疑人逃走的方向,但却可以确定嫌疑人不会从哪个岔路上逃走。能排除一部分岔道,也有利于我们追踪不是?”

    钱军被绕得有些晕,觉得这话似乎有些道理。

    一个岔路口一个岔路口走过,一开始的时候,钱军在经过一个路口时,还会问一下嫌疑人会不会从这个路口逃掉,可一直经过了十多个路口,慕远除了摇头,一直没给予肯定的答复,这让钱军没了询问的心思。

    这才走了一公里多的路呢,经过的岔路口就不下于十个了,鬼知道这样走下去会遇到多少路口?总不能一个个地问吧?

    此时慕远同样感觉脑壳痛。

    他也没想到沿途的岔道会这么多,那种柏油马路岔道也就算了,村村通的水泥路几乎到处都是,这就很麻烦了。

    也幸好有小毛,否则要按他以前使用时光回溯符的方法,这一段路就够用掉三五秒钟的时间了。

    可就算如此,这一公里多的路程跑下来,慕远也已经使用了四次时光回溯符,用掉了一秒多的时间。

    从刚刚经过的那一个卡口到下一个卡口,之间差不多有二十多公里的路程,要是嫌疑人在快要靠近下一个卡口的时候才离开主干道,自己估计得哭晕在厕所里了。

    现在的这枚时光回溯符还剩下32秒多的时间,说不定自己意识稍微动慢一点,这一趟下来就能将这枚时光回溯符给报销了。

    如此又走了近三公里,中途小毛这家伙抗议肚子饿了,慕远没办法,只好让它自己去找点吃的。

    附近的老鼠便倒了霉,仅仅几分钟时间,至少四只老鼠进了小毛的肚子里。

    “这家伙不仅饭量大,进食的速度还很快。”慕远内心嘀咕着,“随我。”

    等小毛把这几只老鼠塞进肚子里,慕远忽然觉得自己也饿了……

    “忍忍吧!谁让自己出来没看时间呢?”

    好在并没有等太长时间,慕远终于通过时光回溯符看到这辆黑色轿车拐进了一条岔道中。

    那不是柏油铺成的主干道,也不是混凝土浇筑的村道路,而是一条刚刚把路基弄好的毛坯路。

    慕远在来到岔路口时,立即让钱军将车停下,趴在地面上一阵猛瞅。

    然后,慕远伸手朝着还坐在副驾驶的钱军招了招,道:“钱哥,走!这边。”

    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演员,演技特佳的,影帝级的那种……

    重新坐回到车上,慕远脸上的笑容很灿烂。

    钱军疑惑地看了慕远一眼,忍不住问道:“小慕,看你笑得这么得意,想来一定很有信心了?”

    慕远转头看了看钱军。

    哎!凡人,如何能理解有系统之人的快乐?

    我笑的原因只是单纯地因为这条路很短,这样就耗不了多少侠义值,可这种快乐,我会告诉你?

    “信心这东西,不太好说。有的人做什么事情都信心十足,但结果全都失败了。而有的人面对什么事情都谨小慎微,结果都成功了。所以,有信心不能说明任何问题。”

    钱军:你这话好有道理……

    自己是属于有信心的?还是没信心的?

    他足足郁闷了四五分钟,忽然一脚刹车踩下去,车停了下来。

    不是他情绪太过于激动,而是车没法再前进了——前面没路了。

    一条河横亘在眼前,两边的桥墩刚刚立起了两根,然后……停工了。

    从半成品桥墩分布在外面的钢筋可以判断,这个工程至少停了三五个月,钢筋都有了锈渍。

    钱军内心满是感慨,这就一断头路,嫌疑人脑子有病才从这里逃走?

    难道,自信的人真是错的?

    “小慕,这……”

    “我下去看看。”慕远直接推开门走了下去。

    这条河也不是很宽,不到二十米,但河水比较深,看不到河床。

    慕远来到路基边沿处,这里距离河面还有五六米的高度,很陡,一般人站在边沿处还真有些发虚。

    “钱哥,你过来看看。”慕远蹲下身子,便朝着钱军招呼道。

    钱军这时也下了车,走到慕远身边,一脸迷糊地问道:“啥事?”

    “你看这里,是不是车轮压过的?”

    钱军顺着慕远的手指看去,却见边沿处的泥土有两个豁口,一直延伸到下面的斜坡上。

    这两道豁口中可以看到清晰的车辙痕迹……

    “有车掉河里了?”钱军惊呼一声。

    慕远抬头看向河面,一副很忧伤的样子:“应该是的。”

    钱军一脸凌乱,将整件事情前后一想,道:“你的意思是说,嫌疑人连人带车掉河里了?”

    慕远却摇了摇头,道:“我可没说。”

    随后,慕远目光再次停留在河面上,跃跃欲试地道:“我下去看看。”

    “哦!”钱军应了一声。

    忽然,他发现慕远正在脱自己的外套,顿时大吃一惊:“你干嘛?”

    “我下去看看啊?有问题吗?”

    “你准备下水?”

    “对啊!准确的说,是准备去水底看看。”慕远一本正经地说道。

    然而,钱军却认为他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小慕,虽然三四月的天气也不是很冷,但也绝对算不上温暖吧?你还要去水底?你知道这条河有多深吗?”

    慕远显得很淡定,道:“冷不冷倒是无所谓,我吃得比较多,抗冻。至于河有多深,应该没多深吧,这河毕竟不宽,二十米差不多也就是极限了。”

    钱军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慕远。

    那神色,仿佛在说:你咋不上天呢?

    一般会游泳的人,徒手潜水能下潜10米已经非常牛逼了,你居然敢说20米也没多少深?

    想枕头的瞌睡说

    今天尽量三更!至于第三更能不能完成,就看第二更的时间了!请多多支持……

看过《你跑不过我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