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你跑不过我吧 > 第235章 有个词叫外强中干
    慕远在宿舍里没待太久,就规规矩矩地趟床上去了。

    没办法,昨天晚上吃完夜宵,都已经凌晨2点。今天白天连眼都没合一下,虽然现在才晚上8点,但他确实困了。

    其实他还有几瓶精力药剂,但出了趟差,现在也没心思去肝法律大部头,睡觉才是王道。

    从睡眠角度来讲,慕远是很健康的,只要后脑勺靠在枕头上,他就能很快入睡。

    可老天爷似乎故意与他作对,这才刚刚睡着不久呢,电话便响了起来。

    慕远一个翻身就将手机捏在了手上,

    他现在很慌!自从知道老爸最近可能会到西华市出差,慕远就对电话特恐惧。

    睁开朦胧睡眼,慕远松了口气,不是老爸的电话。

    “喂!小慕,我是朱有民。”电话里响起急促的声音。

    慕远脑子还有些懵,朱有民?谁啊?

    很快,慕远反应过来了,领导啊!刑大副大队长。

    “朱队,有什么事吗?”慕远尽量让自己的吐词显得清晰一些。

    朱有民道:“是这样的,想借你的狗用一下。”

    慕远一愣,借我的狗?什么狗?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借狗的?帮你看家啊?

    不是慕远脑子不好使,换谁睡意正浓的时候被吵醒,脑子都是蒙的。

    好在他还知道自己养了条二哈,只不过在潜意识里便觉得这就是一条“单纯”的二哈。

    “朱队,借狗干嘛?”慕远问道。

    朱有民道:“还能干嘛!今天我值班嘛,刚刚发生了一起抢劫案,作案人员得手后就跑掉了,我将这案子向刘队汇报后,他说你有一条狗挺灵的,让我给你说说这事儿。”

    慕远既高兴,又郁闷。

    高兴的是刑大终于会主动将案子往自己身上扔了,这是好事啊!

    郁闷的是……你明明就是想借人,为何要说想借狗?依我这暴脾气,我就把二毛借给你,你还能玩出花儿不成?

    算了,不与对方一般见识。

    “你们现在在哪儿呢?”慕远问道。

    朱有民道:“我在分局楼下,正准备去现场。”

    “好!那我马上下来。”

    慕远迅速从床上爬起,甩了甩疲倦的脑子,尽量让里面的脑花从混沌状态变得有序一些。

    只是……效果并不是特别理想。

    急匆匆地冲下楼,慕远看到了朱有民。

    对朱有民,慕远并不是很熟悉,虽然这次的3.31杀人案,朱有民也是专案组的一员,双方却没打过照面。双方唯一一次见面,便是在上次麒麟阁珠宝店被盗案现场。

    “小慕,这边。”朱队热情地招呼了一声,一双眼睛却盯着慕远怀里的二哈。

    慕远:╯°Д°╯︵┻━┻,你打招呼不应该看着我吗?盯着狗是几个意思?

    慕远强忍着揍人的冲动——主要是担心朱队不抗揍。

    快步走近,与朱队打了声招呼后,慕远便一屁股坐进了车里。

    朱队把车发动,扭头看了看被慕远抱在怀里的二哈,颇有些忐忑地问道:“它……能行不?”

    “肯定能行!”慕远回答得非常干脆,这不是在怀疑二毛,而是在怀疑自己啊!作为一位男人,怎么能说不行呢?

    “案发时间是什么时候?”慕远看似随意地问了一句。

    朱队立刻道:“差不多半个小时了。”

    “呃……有没有比较准确的时间?”

    朱队疑惑地看了慕远一眼,准确的时间?这很重要吗?

    这个问题他没问出来,或许他觉得这是慕远的一个特殊癖好吧。

    有能力的人,总会有那么一些怪癖的。

    “具体时间……我得问一下现场的警察,现在派出所的处警人员在现场。”

    当下朱队拿起车上的对讲机,直接呼了过去。

    很快,朱队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受害人目前还在现场,被抢劫的时间是晚上9点12分左右,差错不超过两分钟。抢劫他们的一共有五个人……”

    不等朱队说完,慕远一声惊呼道:“五个人?”

    “对啊!这是结伙作案。被抢的是一对小情侣,晚上正在一个没人的河边闲逛,结果被对方给盯上了。”

    慕远心头暗喜。

    五个人啊!还是抢劫,妥妥的一大笔侠义值,说不定就能让自己再来一次十连抽了。

    “案发地点呢?”

    “天河街。”

    慕远迟疑了一下,内心有点小郁闷。

    天河街距离分局挺远的,直线距离绝对超过了四公里,这已经超过了宠物小毛的感知共享范围,慕远想要提前跟踪的想法也就不现实了。

    “放心!我一定会将这些家伙抓获归案的。”慕远认真说道。

    朱队轻轻点了点头,也不知道信没信。

    差不多过了十多分钟,车才迅速在路边停下。

    在旁边的人行道上,围了一大群人。

    不管是朱队,还是慕远,对此也是见怪不怪了。

    毕竟发生了抢劫案呢,又有警察在现场,怎么可能没人围观?

    “让让!麻烦让让。”朱队一面招呼着,一面朝人群中挤。

    其实要按慕远的想法,招呼是用不着的,反正他们又挤不过自己。说不定挤一挤还能让自己脑子清醒一点。

    不过现在有朱队开路,慕远也就懒得费劲了。

    来到人群中央,只见三位警察与一对年轻男女站在一起。

    那年轻男子看起来挺高大魁梧,给人一种强烈的安全感。至于那女子,则很有小鸟依人的气质。

    其中一位民警不时地问着什么,有时候是那男的回答,有时候则是女子在回答,不过这女子每说一句,都会剜那男子一眼。

    那表情,就差用手掐了。

    这就与小鸟依人不沾边了……当然,小鸟可以依人,同样可以啄人。

    朱队还没开口,慕远就直接问上了,道:“请问你们被抢劫的地点在哪儿?”

    “就在那边,河边。”那男子说道,“当时我们正在河边走呢,结果那五个混子一下子跳出来,就拿刀指着我们……”

    那女子再次剜了他一眼,恨恨地道:“你以前不是说你是练散打的吗?还说一个能打十个。结果对方就五个人,还都是十七八岁的半大小子,你怎么就怂了!”

    旁边的朱队看了看那男子,又看了看慕远,似乎颇有些认可。

    慕远笑了笑,一个打十个?这可不是看块头决定的。

    有个词叫外强中干呢。

    那魁梧男子特委屈,小心翼翼地看了那女子一眼,道:“他们手里有刀呢。那么长的西瓜刀……”

    “哼!”女子也不说话了,她现在想起刚才的场景,也还感到一阵后怕呢。

    慕远道:“那去看看吧。”

    魁梧男子一步迈出:“走!我带你过去。”

    那女子没再说什么,一群人径直走向河边。

    在这段河道两侧,修建了比较宽阔的绿化带,草坪、树林,相映成趣。甚至比大部分的公园都显得有格调。

    按照以前的规划,这里应该是市民们休闲散步的好去处,但不知为何,这里的人气就是提不起来,以至于到现在都没多少人往这儿转了。

    如此带来的恶性循环,就是这里昏暗的灯光没人在意了,而灯光越昏暗,愿意到这里来逛的就更少了。

    不过这倒是给许多小情侣带来了方便……

    一行数人来到一处碎石小路上,在一处转弯处停下。

    “就是这里!”那魁梧男子恨恨地说了一句。

    朱队左右瞧了瞧,嘀咕道:“倒是很会选地方嘛。”

    那对年轻男女都讪讪一笑,至于是否脸红,因为这里灯光太昏暗,就没人能看出来了。

    朱队奇怪地看了二人一眼,道:“我说的是抢劫的嫌疑人。”

    慕远没理会他们的尬聊,左右看了看,便将二毛放在了地上,然后这家伙撒腿就开始往前跑。

    “真的假的?”朱队着实震惊了。

    不管朱队是何想法,慕远已经快步冲了出去。

    一方面,是因为他担心。

    二毛这只哈士奇还太小,万一撞着、摔着,弄骨折了可咋整?难道自己又重新“捡”一条神奇的哈士奇?

    那样的话,别说是李局他们了,就连自己都不相信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好在现在二毛脑子里没有住着哈士奇那永远都不安分的灵魂,而是温顺的毛丝鼠。

    一般情况下,不会出现平地摔、撞墙等超常规动作。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演戏的需要。

    在别人看来现在是二毛在跟踪,但实际上却是慕远。

    要是慕远与二毛之间的距离太远,怎么控制它的方向?

    跟踪的过程在慕远看来泛善可陈,可在其他人看来却是精彩无比的。

    这就像普通老百姓到了派出所,看到警察破一个盗窃案感觉就像是看了一部侦查大片一般,而对警察本人而言,这却只是自己的日常工作罢了。

    同一事物,在不同的位置上,体验是不一样的。

    慕远一路沿河走着,朱队忐忑地跟在后面。

    他有些担心慕远……呃,二毛跟踪的方向到底对不对,但由于河边的景观道上没有任何的监控,想要验证都没办法。

    一路追出了近五百米,终于走出了这片景观河道,不过这里已经离开了华成区辖区。

    “小慕,这方向,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的。”慕远信心满满地问了一句。

    他这话刚说完,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同时跑在前面的二毛开始在原地绕圈……

    “咋了?”朱队惊异地问道。

    另外几位警察和那对年轻男女也都有些忐忑。

    想枕头的瞌睡说

    求支持!各种支持……

看过《你跑不过我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