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武侠仙侠 > 你跑不过我吧 > 第227章 太亏了!(求订阅)
    “就试一次!反正就0.3秒的时间,我侠义值……贼多!”

    调出背包界面,找到时光回溯符,看着那属性介绍中仅剩下13.1秒的使用时间,慕远一阵肉疼。

    估摸着,再有两三个案子,这玩意儿就要报废了。

    “使用!”

    “啊……”慕远瞬间发出一声惊叫……

    坐在旁边的其他人立刻转过头来,一脸惊异地看着慕远。

    不少的眼神中,竟然带着丝丝怜悯——多好的孩子啊,脑子怎么就有问题呢?

    朱队也是被吓了一跳,连忙转头看向慕远,见他脸色有点苍白,不由得问道:“怎么了?”

    慕远咧嘴笑了笑:“没什么。”

    只不过这笑容很难看,比哭好不了多少。

    朱队瞅了瞅慕远稍稍有些鼓胀的外套,问道:“该不会被咬了吧?”

    “没有!”慕远道。

    朱队一脸狐疑,说道:“真有什么事情可别不说。”

    慕远认真地点了点头,悄悄将藏在衣服里的二毛紧了紧。

    宠物是不能带进地铁的,但作为警察,这方面还是能有点特权的,比如朱队便很理直气壮地告诉地铁分局的警察:这是警犬,现在正在追踪嫌疑人。

    虽然那两位地铁分局民警看着这条二哈很惊讶,但出于对同事的信任,也就认可了。

    然后没经过安检,就直接由地铁站的值班警察带了进来。

    不过这两位民警也说了,这小狗狗是带进来了,但最好不要让别人看到,不然会被投诉。投诉本身无所谓,可回复太麻烦……

    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慕远一路都是将二哈塞在衣服里的。

    慕远对哈士奇那无处安放的灵魂是不放心的,所以灵魂锁链一直就没解开过,以慕远对宠物的掌控力,二哈蜷在怀里,那叫一个安详。

    至于刚才慕远为何会惊叫?

    呵呵,那种情况下,换谁都会惊叫。

    他刚刚使用时光回溯符,眼前的环境瞬间变化,漆黑一片。

    当然,慕远不怕黑,可突然间一列火车就迎面撞来,这谁特么受得了?

    哪怕慕远之前已经有心理准备,知道这是时光回溯符状态下直接作用于意识的场景,但谁让这场景太真实了呢?

    普通人看个3d电影都能被里面飞出的子弹吓一跳,更何况时光回溯符呈现的场景可比3d真实太多太多了。

    地铁的速度太快,当时慕远感觉自己身体直接被地铁贯穿过去,连一直养成习惯的关闭时光回溯符都搞忘了。

    等他反应过来,关闭时光回溯符的时候,已经是两秒之后了。

    “太特么亏了!”

    朱队见慕远确实不想再说,也就没多问,拿起手机,给留在局里的同事打了个电话,同时将刚才人脸识别相机拍摄的那张嫌疑人照片发了过去。

    如果能借此锁定嫌疑人的身份,就算接下来的跟踪不顺利,那也能无所谓了。

    照片发过去不久,队上便回了消息。

    比对结果出来了,列出了6个相似度超过90%的人。

    当然,通过人脸识别找出的相似度超过90%的人绝对不止11个,但考虑到年轻、籍贯等因素,还剩下6个就有点多了。

    由此可见,这家伙长了张大众脸……

    朱队暂时没法去验证这六个人哪一个的嫌疑最大,还是继续跟下去好了。

    足足坐了将近四十分钟,这列地铁终于到了仙女湖站。

    根据之前查询到的信息,慕远和朱有民直奔地铁站a出口……

    断掉的线——呃,气息,又衔接上了。

    朱有民现在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这特么那是什么警犬啊?简直就是狗形自走定位跟踪装置,还是那种相当于给每个人安装了定位器的那种。

    他觉得,有这样一条狗!今年刑大的破案率至少能上升20个百分点。

    嗯!这是很保守的一个估计。

    当然,前提是现在二毛的跟踪没有出问题。

    不过想来问题应该不大,毕竟刚才二毛一路沿着景观河道追踪到地铁站,都是丝毫不差的。

    二毛在前面跑得很欢脱,在朱有民眼里,那不是一只哈士奇,而是一个快乐的小精灵。

    至于跟在二毛后面的慕远,被朱有民选择性的忽视了。

    这就是一铲屎官……

    铲屎官什么的都大同小异,但二毛这样的哈士奇绝对是万里挑一!

    这里是地铁线的终点站,同时也属于正在开发的区域。

    除了一个个建筑工地之外,还有一片片低矮的民房以及老旧的青砖楼房。

    与繁华的城市相比,这里仿佛是不被上天眷顾的地方,一切显得是那么的老旧、荒凉。

    但这里又是被上天青睐之地,因为这里的许多人即将成为土豪。

    慕远二人绕过一条狭窄的巷子,在一栋小楼前停下。

    这同样是一栋青砖小楼,应该有四十年的房龄了,墙脚的砖头上布满了青苔,除了正面,其他几个方向更是长满了杂草。

    “就在这上面。”慕远念叨了一句。

    朱队蔚然一谈,道:“哎!看来家庭条件也不是很好啊。……不过这也正常,如果家里条件好,谁会去抢劫呢?”

    慕远对此倒也比较认可。

    当然,他对此也是有他自己的看法的。

    家庭条件好与不好,与一个人会不会违法犯罪并无关系,这里面最根本的还是教育的缺失。

    “上去看看吧?”慕远说道。

    朱队沉默了几秒,点头道:“行!不过得注意安全。这种十七八岁的青少年,做事情有时候是不经过大脑的。”

    “放心吧!”

    慕远的淡定不是没有道理的,那小子就算再牛逼、再横,那也是一个人,他又不会凹凸曼变身,怂个屁!

    慢步上了楼梯,二毛在前面带路。

    到了三楼门口,二毛小脑袋朝着面前的木门扬了扬。

    朱队看了一眼慕远,上前两步,轻轻敲了敲房门。

    “咚咚咚……”

    “谁啊?”里面传出一个女声,紧接着又是一阵脚步声,平稳而又急促。

    朱队沉默,假装没听到。

    一般来说,听到有人敲门,这声“谁啊”大多是随口问出来的,就算不回答,门也是会被打开的。

    果然,片刻之后,门被打开了,露出一张看起来像是五十多岁的脸。

    这是一张怎样的脸呢?有些苍白,也有些苍老。

    她的年龄应该在四十岁上下,但看着却像是五十多岁。

    “你们找谁?”这位中年妇女一脸善意地问道。

    朱队伸长了脖子,透过门缝朝里面看了看,什么都没看到。

    他犹豫了一下,道:“大娘,我们是公安局的,请问……你是一个人在家吗?”

    为了增加可信度,他说话的同时也将自己的警察证亮了出来。

    这中年妇女愣了愣神,眼中莫名的多出了几分担忧,道:“领导,有……有啥事吗?”

    正在这时,房间里再次传来脚步声,同时一个有些不耐烦的声音嚷道:“妈,谁啊?这大半夜的……”

    这中年妇女立刻转过头去,道:“伟伟,是公安局的……”

    里面的脚步声瞬间停止!

    “不好!”慕远心头一动,伸头看向房间里面。

    只见一道身影从旁边的过道冲了出来,径直冲向客厅外面的阳台。

    “大娘!让让!”慕远急叫一声,也顾不得解释什么,一把推开半掩的房门,一个侧身便从大娘身边滑了过去,然后直扑向那道冲向客厅的声影。

    朱队也同样看到了那冲向阳台的人,心头顿时一突。

    这就是他们要找的人,连衣服都没有换。

    很明显,刚刚犯事的他异常警惕,一听公安局的,第一反应就是逃跑。

    警察都找上门来了,不跑还咋的?留着被抓吗?

    这里是三楼,到地面不过六七米,对于这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来说,他认为这个高度跳下去多半没问题,至少相对于被警察抓来说,跳楼的风险低太多了。

    可在朱队看来,三楼却是不矮!

    跳下去断手断脚暂且不说,万一脸先着地……

    这可是大事啊!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那家伙已经跑到了阳台边上。

    这是那种老式的切砖阳台,一米左右的高度无法对一个成年人形成有效的阻挡,那家伙已经开始起跳。

    而这时候,慕远距离阳台还有一米左右。

    那人迅速翻上阳台,完全没有任何的迟疑,纵身便跃了出去。

    几乎是同一时刻,慕远伸出的手探到了阳台边上,整个人趴在阳台边沿。

    “啊……伟伟……”一声尖叫从那中年妇女口中发出。

    整个过程不过是两三秒的功夫,她转过身来,正好看到那道身影跳下去的那一幕。

    那一刻,她感到天旋地转。

    就在她即将晕过去的时候,看到后面冲过去的那小伙子双手向上拉起,一个拼命挣扎的身躯被他捏在手上,双臂岿然不动。

    那中年妇女也不晕了,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去。

    “伟伟!你为什么要跳楼啊!你这有个三长两短,妈可怎么活啊!”

    慕远摸了摸鼻子,他总觉得这中年妇女的态度有点问题。

    倒不是说她叫“伟伟”有什么不对,但这语气太宠溺了。

    只不过这是别人的家事,他也不能说什么。

    虽然现在警察号称是什么都管,但也管不了别人怎么称呼自己儿子不是?

    想枕头的瞌睡说

    求个自动订阅,求月票……

看过《你跑不过我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