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踏天争仙 >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神念之力
    均慈长老眉头皱起,他还是首次遇到这样的情形。

    没有遭受任何攻击,但他的辟界宝球却在不断的削弱。

    这种感觉给均慈长老带来一丝不妙的感觉。

    均慈长老身形一动,不管他有没有破了方荡的崩灭神通,哪怕有一丝一毫的危险,也应该选择避退。

    然而此时方荡的声音响起:“均慈长老,现在才想着要走,未免太晚了吧?”

    均慈长老刚刚飞到崩毁光球的边缘,想要从中遁出,结果一下就撞在了空间障壁上。

    均慈长老大惊,他的辟界宝球可是能够避开任何攻击的,空间禁制更是无法阻碍他离开,这也是他敢于进入方荡的崩毁之力中的缘故。

    均慈长老随即就明白过来,不是方荡有什么手段能够克制他的辟界宝球的力量,而是辟界宝球自身的力量在不断衰弱,以至于开始受到方荡的秩序之力的影响。

    均慈长老脸上的神情变得凝重,同时却发出一声轻蔑的冷哼,“区区空间禁制也想要困住老夫?”

    说着均慈长老双手在胸前合十,随着均慈长老双手打开,天地间似乎裂开了一大巨大的缝隙,均慈长老迈步走入这缝隙之中,眼瞅着就要步出方荡的空间禁制还有崩毁之力。

    方荡啧啧连声道:“不愧是无上神明之下最强者,不过,均慈长老我还是那句话,你对我一无所知!”

    方荡冷声喝道:“天发杀机,斗转星移!”

    方荡这段时间不光在研究崩毁之力,同时也没有忘记阴符经。

    这是方荡存身立命的根本。

    其中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就是空间之力。

    随着方荡口中八个字吐出,那裂开的天地间的裂缝瞬间开始翻转弥合。

    均慈长老刚刚迈出的脚步不得不停顿下来。

    远处的无忧子长老已经准备行动救出均慈长老了。

    方荡冷声道:“均慈长老,你对我一无所知,就走进我的领域,这就是你会死在这里的原因!”

    随着方荡的冷漠声音响起,均慈长老的辟界宝球猛然间又衰弱一个层次,这个时候,均慈长老已经不能再独处世界之外,他的辟界宝球开始爆炸起来。

    方荡额头上青筋猛的蹦起,崩毁秩序之力此时已经超越了方荡施展的极限,但方荡依旧还在继续狂猛的输出这两种力量。

    此时看出苗头不对的无忧子长老已经身形一纵朝着崩毁光球冲来。

    而花千树也只是落后他一步,两人都想要去救均慈长老!

    方荡忽然又是一声大喝,“人发杀机天地翻覆!”

    随着方荡这一声大喝,无忧子还有花千树的速度陡然变慢。

    时间秩序之力!

    以方荡为中心,方圆百里之内的一切速度都开始变慢,并且越靠近方荡速度越慢!

    所有的一切都如同慢动作一样缓慢的前行着。

    但在另外一个地方,时间则在不住的加快!

    那就是崩毁光球之中,均慈长老的辟界宝球正在加速爆炸,内中的均慈长老终于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不断爆炸的辟界宝球上终于裂开了一道缝隙,虽然这一道缝隙非常但崩毁之力却一下倒灌进去。

    均慈长老身上的每一寸皮肤,每一根胡须,每一个毛孔,一切的一切都在爆炸!

    在花千树还有无忧子眼中,均慈长老身上爆炸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得以他们的眼力都觉得眼花缭乱!

    轰的一声巨响,崩毁光球猛的炸裂开来,烟尘四溅。

    也就是在这一刹那,时间恢复他原本的速度。

    无忧子还有花千树瞬间冲到了那爆裂的光球前,然而,均慈长老已经彻底消失不见!

    无忧子还有花千树两个眼中满满的都是不可置信的表情,均慈长老和他们相处的时间已经太久太久了。

    虽然他们彼此分属于不同的世界,但身为这个世界上无上神明之下最强大的五个人,他们彼此惺惺相惜,彼此之间即使对手又是朋友,他们原本以为这样的关系会一直维持下去,天荒地老都不会改变。

    他们从未想到过死亡这两个字,死亡只属于别人,而在他们的世界中,是没有这两个字的存身之处的!

    但现在,死亡竟然真的降临了,降临在均慈长老的身上。

    方荡的声音在最不合适的时候想起:“可惜,原本我是希望你们能够一起进入崩毁光球中的,这样,说不定我就能够一口气将你们全部斩杀!”

    花千树此时声音因为极端的愤怒而变得有些颤抖:“你之前竟然还想和我打赌?我差一点就上了你的恶当!”

    无忧子眼中也是光芒闪动不休:“方荡,原本我并不想杀你,只是想将你抓住,但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方荡哈哈一笑道:“说得似乎你能够抓得住我似的!你们这帮家伙最大的缺点就是自以为是!”

    远处的光弹世界的神明眼见方荡竟然诛灭了一位长老,一时间也愣住了,他们虽然不得不将宝押在方荡身上,但实际上他们对于方荡并非是百分百信任,觉得方荡能赢的概率百分之五十,但当他们得知无上神明竟然派了三位长老前来的时候,他们其实就已经陷入绝望之中了。

    从绝望的状态下骤然见到了希望,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叫人感到兴奋了。

    无忧子还有花千树两位长老此时变得沉默下来,他们的目光盯着方荡。

    “被你侥幸杀了均慈长老,接下来的你不会再有任何幸运眷顾了,因为我们会不择手段,用尽一切办法击杀你!”

    方荡呵呵一笑道:“杀我?你们依旧觉得自己高高在上,却忘记了有可能是我来杀你们把?就像均慈长老没想到他今天会死在这里一样!”

    “呵呵,那就叫我看看你究竟是怎么来杀我的!”无忧子声音淡然。

    紧随其后的是无忧子猛然扩张的磅礴神念。

    方荡心中预警,他看到无忧子神魂之上的头颅上面刻印着两个字神念。

    神念?神念也是秩序之力的一种么?

    这是一种从名字上就能够分辨出其力量的秩序之力。

    神念,天地间凡是有生命的存在都有神念,神念就是意识就是感知,就是你对这个世界一切的反应和感受。

    如果有人能够操纵神念的话,那么这个人或许就能够操纵你的心中所想,操纵你的一切感知,感知改变了,整个世界也就改变了!

    方荡的佛像度化之力也可以说是神念的一种,将敌人对于方荡的感知改变,就将其变成了方荡的信徒。

    方荡本想避开这神念秩序之力,但有些秩序之力天生就避无可避。

    无忧子的神念放出,瞬间就和方荡的神念搭建了一座桥梁,将两者联合在一起。

    在桥梁搭建完成的一瞬间,方荡周围的世界整个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方荡的左边奇寒刺骨,右边灼热如狱,四周风气涌动如刀剑劈砍,所有的神明望向他的目光都变得邪恶阴冷,狡诈的就像是一只只狐狸。

    方荡即便明白这是无忧子长老的神念秩序之力在搞鬼,也依旧无法从这种感知之中挣脱出来。

    方荡很清楚,与神念抗争,靠秩序之力是做不到的,唯有以神念对抗神念!

    好在方荡面对神念攻击也不是全无办法!

    方荡脑后光轮猛的一灿,十二道信仰光轮旋转而出,与此同时,方荡化为一尊通天巨佛,高高在上,双目低垂,十二道信仰光轮围绕着方荡所化巨佛嗡嗡震响,旋转不休。

    将无忧子的神念秩序之力生生弹飞出去,此时方荡那种寒热交替的感觉瞬间消失。

    无忧子眉头微微一皱,他是见过方荡的佛像度化之力的,当时他就知道这度化之力就相当于他的神念秩序之力中的一种运转方式,不过他也没有太过在意,毕竟这种神念运转方式在他看来实在是太单调了,就相当于方荡手中握着一把能打开一个锁的钥匙,而无忧子长老手中的则是能够打开无所锁的万能、钥匙。

    两者之间的差距使得无忧子长老对于方荡的佛像不屑一顾!

    但无忧子没有想到的是,方荡身上竟然拥有这般庞大的神念之力!

    佛像在这个世界中依旧属于凤毛麟角的东西,信仰之力更几乎可以说是方荡独有,所以无忧子并不知道方荡竟然还能通过信徒来汲取信仰之力凝塑磅礴的神念之力!

    无忧子双眉微微一皱,神念一动,在他身前立时凝显出一尊巨神,这尊巨神比方荡的通天佛像还要庞大数倍,抬起大脚朝着佛像就踩踏过来! (https:)

看过《踏天争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