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踏天争仙 >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 一言入魔
    斗汶碑主的修为明显要比飞度碑主高明不少。

    至少这碑界之中的阴云方荡还是首次见到。

    方荡几乎不用考虑就知道,这些阴云绝对有着巨大的杀伤力。

    所以方荡并不打算触碰这些阴云,方荡望向斗汶碑主,他要在斗汶碑主知道隐藏身形之前,将斗汶碑主逼出碑界,然后如同击杀飞度碑主一样,将斗汶碑主击杀掉。

    斗汶碑主的方印静静地悬浮在空中,看上去沉寂肃杀。

    无相碑主此时有些焦急,他方才灵光一闪,生出一丝不妙的感觉来,从而没有将方荡收入自己的圆盘碑界中,没有来得及提醒斗汶碑主不要将方荡收入碑界之中,而此时说什么也都没有用了,况且,他也只是感到有些不妥,并不是真的就认为方荡被收入碑界之中还有什么办法翻天。

    至于飞度碑主身上发生的事情,或许只是一个意外。

    方荡尾随飞度碑主从碑界之中逃了出来,才有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就在无相碑主心中琢磨的时候,斗汶碑主的方印玄铁碑忽然微微一晃,随后一道身影从方印玄铁碑中走了出来。

    正是斗汶碑主。

    无相碑主心中一喜,问道:“怎么样,制服那小子了?”

    斗汶碑主此刻神情略有些奇怪,微微点了点头。

    无相碑主连忙问道:“有没有将飞度的脑袋弄出来?”

    斗汶碑主定定的看着无相碑主,随后伸手一招玄铁方印碑,那枚方印缓缓升起,随后,在无相碑主兴奋的目光下,一下就将无相碑主收入方印碑界之中。

    这一幕的发生别说砂山门的一众弟子都看得呆住了,就是小和尚法灭还有小道姑月影,也同时长大了嘴巴。

    此时方荡从方印玄铁碑中缓步走出。

    而斗汶碑主恭敬的在方荡身侧低头垂首,宛若侍奉自己的主人。

    方荡目光扫向砂山门的一众弟子。

    这些弟子们此时一个个已经完全无措了,尤其是在斗汶碑主在方荡面前俯首称臣将无相碑主收入方印之中后,他们就完全陷入懵逼的状态之中。

    此时方荡那双无情的眼睛,从他们脸上划过,这些人感觉方荡目光所及,脸颊上的肉都被割开了。

    此时斗汶碑主开口道:“将从黄蛟门中得到的法宝取来!”

    一众修士们呆呆的望着斗汶碑主,竟然没有一个人动。

    直到斗汶碑主一声冷哼,这才有几个修士慌忙逃走。

    不久之后,六件法宝被摆放在方荡身前。

    方荡收了这六件法宝,随后掉头便走,没有再留恋这砂山门上下的修士们身上的生机之力。

    望着方荡离去的背影,砂山门上上下下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而斗汶碑主此的声音此时响起:“今日之事,不许外传,从现在开始砂山门封山闭门,暂停一切和外界的联系。”

    一众修士们一个个面面相觑,脸上全都是满满的犹疑,但斗汶碑主乃是砂山门中唯一的一位碑主,他们只能听从斗汶碑主的,但他们一个个心中满是疑问,很想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斗汶碑主忽然倒戈成了方荡的手下,甚至还出手偷袭无相碑主。

    但他们不敢问。

    因为直觉告诉他们此时的斗汶碑主已经不再是以前的碑主了,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斗汶碑主目光微微一闪,看到两个身影从砂山门被方荡一脚踏碎的门户之中飞出去。

    不过,斗汶碑主没有阻止两人,只是看着他们的背影渐渐消失。

    “方荡究竟做了什么?竟然说服了一位碑主对付自己的同门?甚至还对方荡恭敬有加?”小道姑满脸都是兴奋,脸颊都变得红扑扑的,简直就要雀跃起来了。

    无疑,这一次方荡使得她大开眼界。

    小和尚法灭则定定的看着虚空中的那根信仰红线,这道红线粗如儿臂,从砂山门中钻出,一直链接到已经飞出很远的方荡脑后。

    小和尚有些发呆,这么粗的信仰丝线,这得源源不断地给方荡汇去多少信仰之力?

    而方荡究竟是用了什么办法能在短时间内政府一位铸碑境界的存在?

    要知道小和尚法灭如果和度尽两个合体的话,才能度化铸碑境界的存在,并且恐怕还要耗费一些时间,毕竟铸碑境界的存在心神坚定,很难直接攻破心防。

    “小和尚,我问你话呢!你们佛家还有这么了得的手段?”月影眼见法灭痴痴呆呆仰望天空的模样,不禁有些气恼的问道。

    法灭微微一叹,“方荡的修为现在宛若滚雪球一样成倍增长,今天这一战,他收服了一位铸碑境界的信徒,又收了两个铸碑境界的存在的生机之力,这么强大的力量,方荡的修为直接提升一倍我都不觉得意外。恐怕,现在的方荡已经不再是我之前了解的那个方荡了,完全不同了!”

    小和尚的话语之中有些唏嘘:“一个人修行的速度怎么可能这么快?”

    一阵卷起,小和尚的僧袍被吹得猎猎作响,在小和尚心中蓦然升起一股寒意,如果任由方荡这样游荡下去,当方荡将十个门派全部扫一遍的话,方荡将变成一个强大无比的怪物,甚至接近至理天尊那样的存在,甚至突破铸碑境界,进入纪元境界。

    一般的修仙者们对于纪元境界是不是存在并不清楚,只将纪元境界当成是这个世界上的传说,毕竟他们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说古往今来,那位成就了纪元境界。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些门派终究还是太年轻了,如佛偈山还有五华山这样的门派才拥有资格去记忆关于纪元境界的存在的故事。

    道家还有佛家都曾出过纪元境界的存在,只不过,修士成就了纪元境界之后,就消失了,似乎和这个世界再无关系,彻底遁离了这一方世界,或者是隐藏在这个世界中的某个地方,不再露面了。

    所以,小和尚法灭知道纪元境界的存在真实存在。

    此时看到方荡一路朝着纪元境界狂奔而去,并且很有可能成就纪元境界,小和尚就不由得生出唏嘘之感来。

    纪元啊!那是他可望不可即的境界,就算他在地球上度化了所有的生灵,也依旧不敢去想这个境界。

    小和尚法灭正说着,忽然之间后背上的僧袍猛的燃烧起来,熊熊火焰之中,在法灭背后燃烧的是法灭尽三个字。

    这三个字火焰升腾,产生剧烈的高热,旁边的月影被吓了一跳,连忙避开这三个字的火焰热力。

    “你怎么了?”月影惊呼道。

    法灭道:“糟糕了,灭尽的禅心动摇了!”

    此时在山腹之中的灭尽后背上的衣衫也熊熊燃烧起来,和法灭后背上的三个字一模一样,法灭尽!

    灭尽此时也张开了眼睛,他的禅心被如意佛的一句话动摇,我心安处便是极乐。

    这句话对于灭尽来说,宛若跗骨之蛆,一旦听闻就再也无法忘却,宛若钟声一般在他的脑海之中不断回荡。

    他之所以听闻这句话后就立即从水月门中离开,一刻不停便是因此。

    这段时间,灭尽备受煎熬,我心安处便是极乐这区区八个字在度尽脑海之中不断的被拆解,变成一个个笔画,又重新拼合,每拼合一次,这八个字的声音就大许多,以至于现在,八个字每一个字在度尽脑海之中响起,度尽的身躯就随之颤抖,他周围的地面已经变成了松散的沙粒,尘土已经随着度尽身躯的每一次震颤而被震颤到了天上,随风而去,此时在度尽身边剩下的就是那些无法被风卷走的沙石。

    远远看去,度尽周围百米之内形成了一个沙石圆圈,沙石均匀平整的铺展开来,圆圈中越往外沙石颗粒越细,越靠近度尽,沙石的颗粒就越大。

    灭尽背后的火焰越烧越高,温度也变得越来越灼热。

    远远看去灭尽背后就像是生出了一对火焰翅膀,壮观无比。

    此时小和尚法灭带着月影出现在不远处。

    灭尽张开双目,望向法灭。

    两个人是从一个人的身躯之中分化出来,一个修吃禅一个修杀禅,原本两人约定,再不见面,但现在,两人却破例碰到一起。

    “这次要糟糕了!”灭尽缓缓吐出这样一句叫人闻之惊心的话语来。

    这一次如果不能过关,度尽的下场就是走火入魔!

    法灭点了点头道:“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东西搅乱了你的禅心,败坏了你的修行?按理说你修杀禅,心念如钢似铁,绝难动摇才对!”

    度尽摇了摇头道:“不能告诉你,我因一言入魔,你若听到了那句话,情况会变得更加糟糕!” (https:)

看过《踏天争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