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踏天争仙 > 第一千九百七十一章 四百碑主
    陈屠也是惊喜无比,看到方荡出现在不远处,连忙高声叫道:“快救救我儿子!”

    方荡目光微微一闪,看向陈杀,此时的陈杀双目依旧通红,方荡一看到这双眼睛,就明了了发生的事情。

    方荡伸手一招,紧紧捆住陈杀的绳索一下崩裂,陈杀从陈屠的后背上飞起,落在方荡身前,“这倒是有些奇怪,我都没有料到你竟然也能施展陈屠的那种感染杀念的力量,要知道,你可不是陈屠那样的超新星实验体。”

    陈杀此时连忙道:“是血脉,我们陈家的血脉之中蕴含着大量的杀念,实验只是激活了……那家伙血脉之中的力量,然后他的血脉唤醒了我的血脉,也就是说,只要是拥有我们陈家杀念之血的人,只要靠近我们都会被激活血脉之中的杀念!”

    方荡还是首次遇到这种情况, 盯着陈杀看了片刻,随即微微一笑道:“听起来倒是有趣,我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能够通过血脉来激活沉睡力量的!”

    方荡见陈杀意志消沉,似乎随时都在准备着去死,方荡不禁一笑道:“陈杀,这就放弃了?若我是你,即便知道希望渺茫也要搏上一搏,父母给你的生命不是叫你随便糟蹋放弃的,我这一生遇到数不尽的坎坷,遇到过无数的绝境,唯一没有放弃的就是对于生命的渴望,活下去,为了你娘你也得活下去不是么?”

    陈杀闻言双目之中有了一些光彩,重重的点了点头。

    “不必心怀愧疚,无数人因你而死,这虽然是事实,但如果你到了我的层次,就会明白一个道理,你若想要在修行上更上一层,无路如何都要踩着无数生命的尸体前行,这个世界资源就那么多,你多占了,就有人因为丧失资源而死,这种事情是没有办法的,天道如此。”

    陈杀再次点了点头,方荡也并不打算靠着只言片语就说服陈杀,每一个人心中都有着自己的想法,尤其是修仙者,如果他们自己没有走出心中的执念障碍,靠着别人的话语是完全没有用处的!方荡也最多就是给他指引一个方向罢了。

    方荡也不多说,伸手朝着陈杀头顶上按去,随后轻轻一抓,从陈杀的脑袋上抓出了一道血色。

    这血色在方荡手中氤氲成一团,陈杀血红的双眼立时恢复成黑白分明的样子。

    方荡看了一眼陈杀,开口道:“即便是我,也没有将你血脉之中流淌着的杀念完全消除,现在我只是帮你拔出心中的杀念,你现在还小,我不想就这样封印了你,所以,你有一次机会,只要你能控制自己的心中杀念,不起杀机,杀念就不会在你的心中生长,也就不会影响到你周围的人,学着控制自己的情绪吧!”

    方荡说着将那一道杀念轻轻一捏,收入袖中,随后陈杀手指上的戒指开始不断放出光芒来。

    片刻之后,陈杀的戒指不断涨大,将陈杀的一只手完全包裹住,变成了一只沉重的金属手套。

    有师父在,你的这些问题都只是小问题,不必在意,你最难的就是如何战胜你自己的心,这一点,师父我帮不上你的忙,你只能自己去战斗。

    这手套可以帮你宁静心神,在你心中杀机兴起的时候,这手套就会帮你稳定心神,但这个手套向你示警的时候,就代表着你心中的杀机已经达到了快要外放的地步,这个时候,你就得想办法应对了,一个,是找到我,一个,是想办法囚禁你的心。”

    陈杀看着自己手掌上的那个坚硬无比的手套,随后看向方荡道:“师父,要不然我还是跟在你的身边吧,我可以帮你做一些事情。”

    方荡摇了摇头道:“跟在我的身边对你没有好处,你自己的心,得自己去战胜!”

    陈杀沉默下来,随后双目慢慢变得坚毅起来道:“师父,我明白了我,为了我娘我也要活下来,我也要战胜我心中的杀念,不就是不起杀念么,这其实也没什么难的!”

    方荡微微点头,但眼神深处却有着一丝忧虑,在这个世界上,天地都能战胜,唯独自己是最难战胜的,到了方荡这个境界,当然已经能够随心所欲,按照本性生存,但陈杀的境界还是太低了。

    陈杀的本性道心其实就是一个杀字,现在陈杀要违逆本心而行,这条路难比登天了!

    不过,方荡也不会说出来打击陈杀,看了一眼陈屠道:“仙界近期会有大变,你们父子还是速速回去和家人团聚,然后找个能够安身的地方吧!”

    方荡要去应战四百多位碑主,这一战,不论如何,都会有许多碑主死亡,到时候带来得结果,就是仙界大乱,有些门派实力受到削弱,自然就会有些门派打着吞没他们的想法蠢蠢欲动。

    到时候,仙界就会出现一次大洗牌,处于仙界顶点的三大门派或许不会有什么地位变化,但三派之下,肯定会有一场厮杀。

    这也是方荡执意要去对付四百碑主的原因所在,方荡再为百年后的火凤门还有天耀宗出山做准备,他现在多杀一些碑主,仙界就会更乱一些,两派的未来也就更光明一点!

    方荡只在乎亲近者的生死,对于别的门派的生死,整个仙界修仙者的生死,是不怎么在意的!

    陈屠还有陈杀两个听到方荡的言语,心中齐齐一惊,连忙与方荡告别。

    方荡目送两人离去,对于这个徒弟,方荡还是比较喜欢的,但方荡心中却并没有什么离别的愁绪,毕竟徒弟早晚要离开自己,方荡对此早有准备,不像是月舞门主,按理说,他们应该是彼此相伴一生的。

    方荡收回目光,随后看向仙界之门,方荡的目光已经穿透仙界之门,看到了仙界之门后面树立起来的大炮,还有成队的满脸警惕的环战士。

    此时的环世界丧失了神环保护,已经没有了之前对于修仙者的禁制束缚,也就是说修仙者能够在环世界中完全发挥自己的全部实力,再不会如之前那样,进入环世界中,只能发挥出本身实力的四五成,在这种情况下,环世界绝对不允许任何修仙者进入环世界中,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真要是有修仙者进入环世界,随随便便就会造成一场巨大的破坏,而现在的环世界已经没有办法承受更多的破坏了。

    方荡没有再入环世界,而是收回目光重新回到火凤门的道址所在继续参悟时间大道。

    四百位碑主,称得上是浩浩荡荡的一支队伍了,在仙界之中,有记载以来,就没有过这么多的碑主一起行动的历史。

    在这四百位碑主之中,魂六就处于其中。

    方荡的分身藏身在魂六的躯壳内,随着大队朝着火凤门不断前行,这也使得方荡从始至终都一直掌握着这支队伍的一切。

    真阳宗、鬼脉门、化雪宗、甲胜门、真灵派、精盾门、火神道,七大门派总计有三百位碑主一起出动,外加上其他小派的碑主,汇聚起来,足足有四百多位,除此之外,最重要的还有至理天尊。

    方荡进入仙界之后,就听说过至理天尊之名,这位天尊,是整个仙界明面上的执掌者,虽然背后是三大仙门,但至理天尊在仙界之中依旧被称之为公平公正之神邸!

    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至理天尊有着自己独立的人格,对,就是人格!

    三派赋予了至理天尊一定的权力,在这个权利范围内,即便是三派也不会去干涉至理天尊,甚至无法干涉。

    至理天尊就像是三派培养出来的一个用来纠错的孩子,不光是纠正别的门派的错误,也在纠正三派的错误。

    同时,也是给了诸多门派一个希望,给那袭被压迫的永远不能更进一步的修仙门派一个减压阀,使得他们不至于将所有的不满情绪堆积最后一下爆发出来。

    可以说,至理天尊也是三派统治仙界的一个最重要的环节。

    魂六目光望向队伍最上空的一道光环,那就是至理天尊。

    魂六以前也没有见过至理天尊,至理天尊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圆环,不断的散逸出冷色的光芒,中正平和,似乎毫无感情的死物一样。

    队伍不断的行进着,至理天尊始终悬浮在队伍上空,似乎位置从未发生过任何变化。

    方荡觉得,这个至理天尊或许是他最大的敌人,也是这一场战斗之中,最大的变数,因为没有人知道至理天尊究竟有多么强大,人们对于至理天尊的认知,还停留在至理天尊能够观瞧过去的历史,从而主持正义上。

    方荡对此很好奇,显然,这位至理天尊也掌握了时间之力,只不过,究竟掌握到了什么程度,方荡却无法做出判断,如果只是观瞧过去曾经发生的事情的话,对于时间之力的掌握其实要求并不太高。

    这四百位碑主分别来自十多个门派,但除了七大门派之外,其余的都是没办法被逼迫而来的。

    当然,其实就算是七大门派,也未必都愿意来和方荡这位纪元境界的存在争斗。

    其中精盾门的几位碑主就在彼此传音咒骂三大门派!

    “该死的,三大门派自己不愿意去对付方荡,就把我们拉来做炮灰!”

    “他们三派是害怕这一战之后,自身力量被削弱太多,到时候给我们占了便宜,所以才将我们都召集过来,要倒霉大家一起倒霉,实力受损,大家一起受损,这样他们对我们就依旧保持强势,甚至,他们说不定还有着想要借此机会打压我们几派,削弱我们的想法。这样的事情三大门派又不是没有做过!”

    “对,咱们务求小心,最重要的是保证自己的性命,不要一开战就傻傻的往前冲!”

    几位碑主彼此传音,咒骂三大门派,但表面上却依旧不动声色,随着大队前行。

    能够修炼到如今的境界,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傻子,三派的心思想法,他们都清楚得很。但却也无可奈何,毕竟三派实力太强,强大得叫他们即便心中一万个不满,也不能显露出来,更别说去主动反抗了。

看过《踏天争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