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踏天争仙 > 第一千九百九十三章 海中废城
    水面平静无比,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一潭死水,最开始还是在自然环境,渐渐的在方荡眼前浮现出一座海上城市来。

    这是一座宛若坟墓一般的城市,和其他的废墟比起来,这座城市看上去大部分建筑都是完好的,正是因为这种完好感才带给人一种别样的震撼。

    圣迭戈……

    这应该是这座城市的名字

    方荡驾驭木片在这城市之中穿行,木片时不时的撞击在一些车辆的顶端,方荡不得不一直用木杆拨动,将木片和那些汽车车顶分开。

    方荡目光也在警惕的望着四周,在这个世界中,枪械是一种非常可怕的东西,方荡现在修为没有恢复,如果有人远距离对他打黑枪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更何况,这个世界还有一些诸如荷电粒子炮之类的东西,那种枪械杀伤力更大,此时的方荡的肉身根本无法抵御。

    方荡现在为了避免消耗生机之力,不得不将所有的神念都收入体中,只能靠眼睛耳朵来感知周围的一切,对于方荡来说,百米之内都在他的观察之中,但出去百米,或者有建筑物相隔,方荡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在这楼宇密集如笋般的地方,由不得方荡不小心谨慎。

    方荡缓缓前行,陪伴方荡的就只有木杆荡起的水波声,四周是数不清的密密麻麻的漆黑窗口,每一个窗口后面都有可能藏着敌人。

    并且,那昏浊的看不到底的水底也不知道会不会藏着什么怪物,整个水面实在是太平静了,平静的就像是凝固了一样,如果不是方荡的木板浮在上面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的话,恐怕会有人生出站在水面上也不会沉下去的想法来。这水中没有任何活物,对,就连一条鱼都没有。这显然是一件非常诡异的事情。

    好在一路上都有惊无险,眼瞅着天色再次漆黑起来,方荡张望了一番,选中了不远处的一栋建筑,方荡决定,今天晚上就在这栋建筑之中过夜。

    现在的方荡必须休息,必须睡觉,这样才能靠着肉身来恢复自己的精神和体力,所以虽然浪费时间,但却也是不可减免的。

    这栋建筑不算太高大,是一栋六层的小楼,楼房看上去陈旧得很,方荡选中他就是因为这是他能见到的最简单的一栋楼房,别的楼房都有三四十层,那样的建筑一旦垮塌方荡连逃走的可能都没有,并且,楼房越大,内中的不确定因素也就越多,不如这栋小楼简单明了。

    方荡划到小楼前,水面已经将一层淹没,距离二层楼还有两米多高的距离,方荡用木杆一撑,身形就跃进了小楼二层。

    小楼里面很潮湿,有着一股淡淡的霉味,墙皮已经脱落,到处都是水渍,显然这栋楼曾经被整个淹没,随着海水慢慢退去,这才渐渐重新从海水之中显露出来。

    方荡回手将浮板拽上小楼,随后走出房间,找到楼梯,一路向上。楼梯之中横七竖八的躺着三具尸体,看得出,曾经是衣着光鲜的体面人。

    小楼之中的空气不知道多久没有流通过了,配合上尸体fubài的气味,浑浊污秽。

    当方荡登上顶层之后,这才感觉略微好了一点,相对于下面楼层的潮湿沉闷,六楼这里就要好很多了,这里以前应该是律师事务所,下面是工作间,顶层则是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们的办公室,所以顶层的环境比较宽敞,没有什么杂物,也不似下面的工作间,一排排的隔断中躺着一具具的尸体,那些人生前活在逼仄的隔断中,死后也居住的狭小、逼仄。

    而顶楼却不同,七八间玻璃房宽敞得很,内中无论是用品还是家具都很有品味,每一样东西看上去都格外舒适。

    当然,方荡也不太在意这些。

    方荡站在窗前,朝着外面望去,远处夕阳已经沉没再楼宇之后,楼宇的巨大阴影投射过来,将这栋小楼完全淹没。

    世界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的黑暗下去。

    方荡双目微微眯起,在这一片黑暗袭来的时候,他终于感觉到了一丝不对。

    这里沉寂得如同死了一般的世界实在是有些问题,但问题出在哪里,方荡不大清楚,方荡曾经在这个世界达到了纪元境界,基本上已经对这个世界他所能见到的一切,完全了解,但他没有见到的,依旧还是新奇的东西,而现在的方荡,即便见到了,也没有结构秘密的能力。

    以前纪元境界的时候,一目了然,而现在,方荡如同雾里看花,看不真切,也看不明白。

    似乎转眼之间,天地就沉入墨汁之中。

    天空中虽然有月亮,但却似乎没有一丝光亮投射在水面上,或许是因为这里的水面实在是太平静了,一丝波澜都没有,也就没有粼光起落。

    漆黑的水面就像是一个无底的深渊,上面只有一轮圆月安安静静的悬浮在那里,证明这个世界还有光亮存在。

    方荡双目收窄目光,同时收敛自己的一切气息,使得自己如同完全不存在了一样,这样虽然会消耗一定的生机之力,但方荡觉得,不这么做恐怕是不行了。

    方荡之前还想着在这里房间里面生堆火,暖洋洋的好好睡一觉,现在看来,这个想法难以实现了。

    方荡选了一间不是玻璃隔断的房间,这个房间之中有一具已经腐烂得只剩下骨头的尸体,方荡也没有理会这具临死依旧坐在老板椅上的家伙,随后方荡将房间的门全部关死。

    房间还算干净,方荡看了一眼那颗还有这黄褐色头发的骷髅,这家伙身上的西装保存的还算完好,以至于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穿着西装的骷髅,颇有些搞笑,这尸体的动作有些诡异,他的一只手用力的往脑后伸着,似乎要去抓脑后的什么东西,随后动作就凝固在这个时刻。

    方荡身子靠在窗口处,双手抱住那把上了堂的散弹枪,随后躺下合上双眼,很快就进入了睡眠状态,方荡必须尽快恢复体力和精神,这个地方非常古怪,方荡已经做好了半夜起来大战一场的准备。

    果然,方荡在沉沉的睡梦之中耳边听到了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这声音就像是虫爬一样,在耳边不断的回响。

    方荡双目微微张开一线,随后就看到那个骷髅此时正在缓缓动着,很迟缓,但确实是一直在努力的动着,这家伙在努力的去抓自己的后脑勺,这个动作当初方荡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就觉得有些诡异,现在看起来,就更加诡谲了。

    方荡面容平静无比,他对此丝毫没有感到意外,目光定定的盯着那尸体,心中也没有半点畏惧,黑暗本来就是属于死者。

    况且,方荡将房门关死,并且和死者同处一室,为的就是看看这些死者会不会有什么古怪。

    这样悉悉索索的声音不仅仅是在这个房间有,似乎在每个房间之中都有传来,也就是说,此时此刻,所有的尸体都活了过来,都在缓缓地蠕动着。

    方荡明白,这尸体已经是死物,既然是死物在没有外力的作用下,就不可能动,那么是什么叫这些尸体活了过来?

    方荡双目微微一亮,在方荡的目光之中,一道道的黑色的丝线穿入尸体的骨头上,正是这些丝线微微扯动,所以,带动了这些骨头也动了起来。

    这些丝线的数量极多,一条条的黑色丝线从方荡脚下的楼板穿透出来,一路向上,穿过头顶上的楼板,升上天空。

    方荡的目光沿着丝线游走,这些丝线穿透楼层,方荡不得不微微侧身,朝着窗外望去。

    随即方荡就深吸了一口气,一道道的黑色的丝线密密麻麻,从一栋栋楼房之中升起,这些丝线不知道有几十万还是几百万缕,方荡目光所见,黑丝已经将整个天空遮蔽。

    而这些黑丝最终汇聚的源头方荡因为黑丝太多的缘故,已经无法看清楚了。

    但方荡可以确定一件事,这是一头妖怪!

    天下大乱,妖怪频出。

    这里确实是一头妖怪栖息的绝佳处所,在这里死了不知道有几百万人口,这些人的灵魂如果都被那妖物吃掉了,那么这头妖物的强大程度很可能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惊人的地步。

    人间崩坏,一直以来藏身在这个世界中阴暗角落之中的妖族们终于有了翻身的可能,于是尽皆蠢蠢欲动,当初被方荡收服的化龙河鲤、逐日大总统、玄水老妖等等都是这般情况。

    所以,这里有一头大妖藏身,也并不奇怪。

    不过,这些丝线和方荡认识的信仰之力有些不大相同的地方,可惜,方荡现在的修为无法窥察这些黑丝之中的奥妙,所以,方荡见识虽然丰富,但却也无法看出这些丝线和信仰之力之间究竟有哪里不同。

    方荡双目微微收敛,随后重新躺在窗前的地上,任由那骷髅骸骨悉悉索索的动个不停。

    如果对方不来找他方荡的麻烦,方荡也不想多事,他现在的修为水准也不允许他多事。

    方荡很快再次陷入睡眠之中,不过,方荡的睡眠很轻,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立即将他惊醒。

    这些骸骨就这样悉悉索索的抖了一晚上,当方荡再次张开眼睛的时候,在楼群的后面已经有曙光展露。

看过《踏天争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