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踏天争仙 > 第七百八十四章 梦和神机
    方荡和这妖族的目光碰撞在一起,平静无比,那妖族目光中有些讶异,方荡毕竟是生面孔,他桀桀一笑,头顶上的红焰忽的一下长高数分,这种行为既有挑衅示威也有警告的意味,方荡觉得这家伙简直莫名其妙!

    从八叶婴士的记忆中,方荡很容易就找到了这个家伙,龙树老妖,性格阴邪残虐,尤其好色,人族蛮族妖族精怪通吃,拥有两个元婴,修为是一个元婴二转境界一个一转后期境界,当然这是以前的信息了,不知道这家伙现在修为如何了。复制网址访问 这家伙在过去经常参与洪洞天盘的任务,但有好几次都只有他自己回来,随后就没有人和他一起参与任务了,这是个危险的家伙。至于他最擅长的攻击方式,八叶婴士这里没有信息,但在鸿洞真君这里方荡找到了一些,这家伙的拥有一件叫做龙树果实的元婴级宝物,一旦释放出来能从空间中钻出龙树藤蔓,这些藤蔓力大无穷,不光能够攻击别人还能封死空间,使得婴士无法施展空间神通逃离。

    这是一个方荡现在的势力无法对战的对手。

    这龙树老妖显然将‘尾随’在灵霄身后的方荡当成了竞争者,不过一看方荡的修为后,龙树老妖就判断出这个竞争者不值一提,所以对方荡施以警告后随即收回目光,懒洋洋的跟在灵霄身后。

    方荡走入那座四四方方的洪洞方玉面前的时候恰好楼上传来一阵阵的笑声,这笑声充满了嘲讽和不怀好意,实在叫人无法感到愉悦。

    方荡略感好奇,拾阶而上,此刻这座洪洞方玉用来给婴士们彼此交流交易的地方已经和上次那空荡荡的模样完全不同了,里面已经有二十多个婴士或坐或卧的呆在蒲团上了。

    这些婴士一个个东倒西歪的,着实没什么气质可言。

    此时这些婴士大多数都在笑,嘲笑一个中年婴士,这个婴士一张脸上满是灰败的颜色,宛若一只斗败了的狗一样,方荡看得到他的拳头攥得紧紧的,微微颤抖着,上面青筋都在跳动着。

    从八叶婴士的记忆之中方荡找到了这个家伙。

    冷宿天皇,名字很强大,一般的婴士都不会将自己在上幽界的外号带入太清界,基本上人族进入太清界都会叫回本名,妖族后面加上个老妖什么的,把之前的那些什么皇啊尊啊之类的全都抛掉,这是重新开始的意思,如九婴都皇,他的这个名字可不是在上幽界的名字,在上幽界他的外号叫做九胜妖君,九婴都皇是他在太清界闯荡出来的名号。

    唯独这位冷宿天皇似乎一直都活在上幽界,一直强调自己的这个上幽界曾经辉煌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名字。

    方荡还知道这位冷宿天皇进入太清界已经数千年时光了,修为一只卡在二转上迈不入三转境界,若是拿到上幽界去,这家伙已经是上万年前的存在了。

    此时一名贼眉鼠眼的婴士笑着打断方荡的‘回忆’:“冷宿天皇,你现在变成了丧婴,以后若是到我的洞府外乞讨的话,我一定会赏赐你几枚元气石的,当然,你得为我跪舔才成!”说着这婴士伸手一指自己的胯下,神情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四周再次传来嘲讽的笑声。

    原来是冷宿天皇的元婴陨落了,这种陨落虽然不是死亡,但当元婴成为丧婴的话,就说明元婴开始衰老了,接下来冷宿天皇的修行就不是向前了,而是步步后退。

    虽然方荡知道一旦一个婴士进入丧婴期,他的地位瞬间跌落谷底,但很显然,这种谷底比他想象之中的更可怕,简直就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跌下去就是万劫不复。

    方荡此时看向月老,月老早就进入丧婴期了,月老也在笑,但看得出月老笑得很勉强,但同时方荡也知道这个冷宿天皇面对当前的嘲讽是罪有应得,他当初就是这样嘲讽每一个坠入丧婴状态的婴士的,记得有一个已经彻底老死的丧婴婴士原先和他关系不错,曾经为了索要回原本借给他的元气石去他的洞府,结果这家伙怎么说的?正是刚才那婴士的原话——想要元气石,可以,但你得跪舔、我才成!

    不说那位因为缺乏寿元珠子的婴士,就是月老也没少遭受这家伙的白眼儿,所以月老也在笑,但物伤己类,笑得多少有些勉强。

    这样的家伙,人品低劣到了极点,眼下这是他的报应!

    方荡收回思绪,开始观察这些婴士,一个个的从‘记忆’之中将他们对号入座。

    噫,出乎方荡意料之外的是,这里多了两个新面孔,这个新面孔方荡竟然还认识,对方显然也看到了他,脸上露出诧异的神情。

    这两个新面孔正是月娇娇还有他的道侣郑金。

    显然他们若不是路过这里的话,就是恰好也在这里安家找了洞府。

    方荡不由得微微皱眉,这对于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要知道三百颗寿元珠子足以叫丧婴们做出任何事情来,因为那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三百年的寿元。三百年不必害怕元婴衰老。

    换成是他方荡,他也会做出任何事情来。

    原本方荡想要一点点的兑换元气石,并且会去其他的城池兑换元气石,这样一来就没有人知道他拥有很多的寿元珠子了,但现在情况变得有些不妙起来,这一对道侣若是多嘴的话,他方荡将开始面对月老尤其是那个刚刚进入丧婴期的冷宿天皇的威胁。

    郑金看到了方荡当即一笑就要走过来,却被一脸警惕的月妖妖给拉住了袖子。

    随后郑金用口型说道:“我请客!”

    方荡不由得一笑,他这才想起来,当初这个郑金说过要请他吃饭道歉来的。

    不过月娇娇明显强势无比,这家伙恐怕还得偷偷摸摸的请客。

    随后方荡主意到了龙树老妖的目光盯在了月娇娇身上,方荡的目光微微一冷,龙树老妖似乎感受到了方荡的目光再次朝着方荡望来,此刻龙树老妖的目光变得比之前更加冷冽,警告的意味也更加浓郁。

    这么一会功夫陆陆续续的有婴士到来,就在方荡和龙树老妖对视的时候,有两个婴士来到了方荡面前,这两个婴士身材都不算高,宛若少年,两人都穿着一身大红紧身衣,腰间扎着一条金带子,手腕上也有金色的束腕,脑后各扎了一条小辫,面目看上去有些阴邪,看起来似乎是双生兄弟,但只要细细观瞧就知道这两人绝对没有血缘关系,只不过都生的不算太高大,所以宛若同胞。

    “你是新来的?叫什么名字?”其中一个抬着脑袋掐着腰,虽然身材不高,并且还是仰着头,但却给人一种居高临下审问一般的感觉!

    方荡对于这种文化方式是在不太喜欢,但他知道这两个家伙,同时也知道这两个家伙就是语气差点,但却是能够结交的人物,至少没有出卖过朋友。甚至还曾经在完成任务的时候救过八叶婴士一命。

    所以,对于这种审问一般的语气方荡也就不怎么在意了,笑道:“我叫方荡!”

    另外一个少年点了点头道:“很好,我看好你。”

    “我叫梦!”

    “我叫神机!”

    “我们是好朋友!”

    “对!特别深入的好朋友!”

    两个少年模样的婴士唱双簧般的说道。

    方荡摸了摸鼻子后道:“两位前辈以后还请多多照应!”

    这话方荡说得不亏心,方荡确实希望这两个婴士多多照应,因为这两个家伙看起来像是一个少年模样,但都是三转婴士,也是这做浮叶城周围仅有的三位三转婴士之中的两个。

    三转婴士已经可以洞开空间去天外世界粉碎星辰来抽取天地元气了,方荡的寿元珠子要想兑换的话,少不得要和两人打交道,关系不错的话,就可以直接越过月老了,不过,这个可能性目前看来不大,因为这两个婴士将自己的元气石的代理权全权交给了月老来处理,为的就是帮助月老续命,原因也很简单,他们兄弟刚到太清界的时候虽然也被月老骗了一把狠的,但后来月老帮了他们两次大忙,虽然月老没有费多少力气,但两兄弟记住了,自从进入三转境界后,就将元气石都交给月老打理,由着月老抽佣,这也是方荡对于这叫做梦和神机的家伙一点都不反感的原因所在。

    有这两位一打岔,方荡再看龙树老妖的时候,那龙树老妖显然已经将目光重新放在了灵霄身上。

    此时三十八名婴士已经到了三十位,加上方荡还有月娇娇和郑金算下来这里已经有了三十三位婴士。

    这不算太大的房间就显得狭窄起来,甚至可以说是逼仄,虽然从没有人敢在这洪洞方玉之中争斗,但这么近的彼此挨着叫在场的婴士都感到相当的不舒服,简直就像有人用牙签在眼皮前比划一样。

    所以有几名婴士纷纷叫嚷道:“快开始吧!”

看过《踏天争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