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踏天争仙 >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重逢
    方蓦然的一双眼睛闪烁起宛若月亮一般的光芒,“界主听起来似乎就很厉害的样子!”

    张易现在对于方荡成为自己的顶头上司已经是比较服气了,但心中多少还有一点不爽,他自认为自己和方荡相差没有多久进入巨树世界,结果方荡现在已经比他高到了不知道那里去,如果方荡是他的前辈他也没什么可说的,偏偏他们是平辈,承认了方荡的强大,就等于间接承认了自己是个完蛋货,他实在是有些接受不来!所以他点头道:“你可以说他很厉害,但放在巨树世界这么庞大的世界上来说,这里的小世界不知凡几,界主数量多如牛毛,在我们洪洞世界的这个小环境里面来说,你爹是很厉害,但若是延展到整个巨树世界这样的大环境上来讲……呃……也就还凑合吧……”

    张易后面的话有些说不下去了,因为现在的方荡乃是巨树世界之中的传说级别的存在,就算不是巨树世界第一人但总也能够排入前十,甚至是前五的存在,恐怕天底下没有谁敢说方荡不怎么样,就算是他睁着眼说瞎话也实在是说不出口。

    洪洞世界中的洪洞石阵上张灯结彩,歌舞翩翩,悠扬的曲乐婉转如流水,不多不少,不急不躁,叫人赏心悦目。

    整个洪洞世界的所有的人都来欢迎洪靖、方寻父还有方蓦然一行,一方面是因为他们是方荡的至亲,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对于洪洞世界来说,新人实在是太重要了。

    洪洞石阵的虚空上方,十个身影排成一列,静静地观瞧着洪洞石阵上的亲人。

    “再等等吧,等他回来,叫他去直接面对她们吧。”

    九个方荡压抑着心中浓郁的情感,深情的望向洪洞石阵中的三个人,那是他们朝思暮想的人,现在她们出现在眼前,触手可及,他们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在远处观望着她们的身影。

    终究,他们终究只是分身,他们拥有那份情感,但却不能真正的拥有自己最心爱的人。

    九个方荡静静地,无声的观瞧着,他们的眼中留露出浓郁的情感。

    对于他们来说,什么都不重要,一切都无所谓,只要你们安然无恙的来到这一界,怎么都好,无论怎么样都是最好的!

    方寻父坐在那里闷闷不乐,他现在耳朵里塞满了方荡的名字,周围的人全都在夸方荡什么巨树世界的传说啊,神话啊,天下第一啊,什么曾经一人灭一界从而有了灭界屠尊的凶名啊,方寻父怎么听怎么觉得太假了,他一度怀疑周围这些人是不是那个家伙请来的拖儿。

    方寻父可是一想不喜欢这个父亲的,以至于他用那家伙代替父亲两个字,在方寻父眼中,他从一出生,不,从娘胎里就感受到了母亲的不容易,方荡从未为他们母子做些什么,即便曾经留下一大笔财产最终的结果也是使得他们成为众矢之的。

    他作为方荡的儿子,成为众人追杀报仇的目标,他一直活在方荡的阴影下,只是享受方荡带来的坏处,却得不到任何好处,他自己这样倒也没有什么,甚至说不定他还会为此感到骄傲,毕竟身为一个男人,有一个称霸天下的父亲,为此吃些苦头也是应该的!

    但他娘过得实在是太辛苦了,他愤愤不平,全部是因为亲眼看到洪靖为了他们兄妹两个付出的种种辛苦,其中又有多少的委曲求全?而这种时候他总是想方荡那里去了,在做什么!

    只要一想到方荡很有可能在另外一个世界中过着快活逍遥的日子,方寻父就不由自主的满腔怒火,他是为自己的娘抱打不平!

    本来他已经想好了一旦进入道镜界,就立即找到方荡,叫他当面给娘道歉,如果方荡不道歉,他就亲自出手,叫这个家伙明白他究竟错在哪里了!

    如果方荡在这个世界已经有了小三小四的话,那么他就将那些小三小四全部打跑,当然他会好好教训一下方荡,为娘好好出一口气。

    可惜,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不过是短短的时间,方荡竟然已经成了一界之主,甚至已经站在了这一方世界的巅峰,这使得方寻父教训方荡的想法完全落空。

    当初那个高高在上的家伙现在依旧还是高高在上,当初他需要仰视方荡,现在似乎光仰视都不够了。

    方寻父狠狠地喝了一口闷酒。

    “很不爽是不是?”张易的声音在方寻父身后响起。

    方寻父没有回头,他也不想理会张易,所以没有回话,只是闷头喝酒!

    张易很没有眼色的径直坐在方荡的对面,呵呵一笑道:“还记得咱们当初互相为敌的时候么,当初你还每成事的时候人人都说我是天选之人,后来你崛起了,他们有说你是神眷之子,我一直在想着怎么弄死你,而你一直都如同地沟里面的老鼠一样从我的掌心中逃走。”

    方寻父闻言翻了个白眼儿,放下酒盅道:“胡说八道,明明是你被我一路追杀,最终实在没有办法了才跑到了道镜界,这才保住了你的小命!”

    张易并没有反驳方寻父的话语,而是一笑露出一些缅怀的表情道:“我想如果退回到太清界的话,你我都不会想到有一天我们两个会坐在一个桌子上喝酒,你难道不觉得为此我们应该干上一杯么?”

    张易脸上的表情憨厚无比,一双眼睛之中透着一股诚挚的真情,这种感觉很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方寻父深深地看了张易一眼,随后道:“你这家伙貌似忠厚,却一肚子坏水,不过这个提议倒是值得喝上一杯。”说着方寻父将酒杯抬起。

    张易一脸不满的道:“什么叫一肚子坏水?天底下哪有比我更善良人了?”

    张易虽然不满但还是将酒一口干掉,然后望向落落大方的应付着一众真人的敬酒,唏嘘道:“说起来,这个世界上我最佩服两个人,一个是方荡,我原本以为我是这个世界上的天选之子,我是这个世界主角,整个世界都应该是围着我转的,因为我是古神郑的弟子,但直到碰到你爹,啧啧,实在是太打击人了,在他面前,我觉得我卑微的就如同蝼蚁一般。”说着张易望向方寻父。

    方寻父显然不喜欢听到方荡的名字,更不喜欢听到方荡多么强大,张易的话给了他极大地代入感,他在方荡面前又何尝不是卑微的如同蝼蚁一般?

    方寻父给自己斟满一杯,很快咽下肚去。

    张易举杯道:“咱们都一样,注定一生一世都要在方荡面前永远抬不起头来!”

    方寻父按着酒杯,没有说话。

    张易却随意一笑,自己将举起的酒干掉,随后又道:“我第二佩服的就是你娘了,你娘是天底下最厉害的女子!当初我处心积虑的想要抓住你们,将你爹遗留下来的宝贝全部据为己有,最终结果却是你娘带着你们姐弟两个东奔西躲愣是叫我连你们的衣袖都没有摸着一下,后来慢慢的你们崛起了,是你娘为你创造了时间,为你提供了修行的环境,她可真是了不起!”

    说着张易再次将酒杯举起。

    这一次,方寻父也将就被举起,和张易重重的碰了一下。

    张易看了方寻父一眼,随后忽然叹了一口气半吞半吐的道:“可惜,这么好的女子你爹却不珍惜……”

    方寻父眉头微微一皱,望向张易:“怎么了?”

    张易露出一个说错话的尴尬表情,连忙道:“没什么,没什么,我是说你娘太不容易了!哈哈哈……”

    方寻父双目微微眯起,死死地盯着张易。

    张易脸上的笑容相当的尴尬,半晌之后才叹口气道:“你这双眼睛和你爹真的很响啊,就知道眯起来瞅人!”

    方寻父定定的看着张易:“别废话,我就知道你不会闲着没事跑来跟我喝酒,你到底安了什么坏心眼?”

    张易满脸真诚的道:“寻父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怎么说也是你叔叔辈的,咱们以往虽然有些过节,但到了这一界,过往的一切也就烟消云散了,毕竟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解不开的仇怨,我来找你喝喝酒,也不过是觉得他乡遇故知,心中怀有一些感慨罢了,你怎么就觉得我心怀歹意呢?”

    方寻父放下酒盏,嘿嘿一笑道:“我娘说过,天底下的人说话,只能信一半,而你的话,一个字都不能信!”

    张易闻言冷哼一声:“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听我说话,算了算了,我也懒得和你多说!”说完张易站起来就走。

    张易一边走一边眨着眼睛,等着方寻父叫他回头。

    可惜,方寻父却根本不理会张易,坐在原地继续喝酒。

    张易嘴角不由得微微一撇低声道:“小混蛋长大了,越来越难伺候了!”

    方寻父料定张易没安好心,所以也就不去理会张易,至与张易想说什么,方寻父其实很好奇,但他并不打算追问,张易这个家伙鬼得很,方寻父和他也不是第一天打交道了,所以,即便好奇,方寻父也一个字都不打算听!

    方寻父继续闷头喝酒,耳边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方寻父循声望去,就见方蓦然正和东丰碧尾等真人凑在一起谈论方荡到这一界之后的事情,方寻父反感方荡,但方蓦然却一点都没有反感方荡的意思,相反,方蓦然对于方荡充满了憧憬,好歹方寻父见过方荡,方蓦然却从来只是只问其名不见其人。

    方寻父眼神略微温柔了一点,嘴角也有了一点笑意,天底下没有什么比家人更重要了,当然那个家伙除外!

    整个洪洞世界中气氛热闹,众人都在等方荡的消息,他们已经知晓方荡抓了一位神卒,现在正在想办法以凝土占据神卒的身躯,对于他们来说,并不认为方荡会有什么危险,毕竟最危险的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他们只需要等到凝土彻底占据了神卒的身躯就好了。

    “你都不知道,你爹他可是对不起你娘,你看到那边的红苕妙仙没有,就是那个坐在那里强颜欢笑的那个,自从你们来了之后她就郁郁寡欢,还有我告诉你为什么么?”按耐不住张易终于自己掉头回来,坐在方寻父的对面,悄声说道。

    方寻父双目微微一眯盯着张易道:“挑拨离间?”

    “对!就是挑拨离间!”张易斩钉截铁的一口承认下来,反倒叫方寻父感到有些意外。

    张易见到方寻父惊讶的神情,继续道:“我就是要挑拨离间,但如果没有发生的事情,我挑拨也没用,实话实说,我是确实看不下去才跟你说这个的,你们娘仨在下界被追杀得四处躲藏,方荡呢,他在这个世界中逍遥快活。”

    方寻父双目微微眯起,望向红苕妙仙,“你的意思是说他是我父亲的小三?”

    张易闻言连忙道:“这可不是我说的,我到这一界的时间毕竟也比较短,你爹又不待见我,还命令整个洪洞世界的真人都不许和我赌,你都不知道我这段日子过得有多么憋屈!哎,对了,太久不赌,我都忘记了,咱们赌一把再说别的啊?”

    方寻父那里有心思和张易赌,冷声道:“不是你说的?你什么意思?没有证据的事情你就跑来跟我说那个女子是我爹的姘头?”

    张易一脸真诚的道:“当不是完全没有根据,反正平日里方荡和她关系相当亲近比较暧昧就是了,现在这里没有人跟你说,其实你看到的她们都是分身,这里大部分的真人全都被神卒们抓走了,囚禁在一座牢笼之中,你爹就是为了救她才跑出去冒险抓神卒的!你爹可是冒着生死大险也要救她呢!”

    方寻父冷眼看着张易,“不要添油加醋,你方才说了大部分真人全都被抓走了,后面又说我爹就是为了救她,你想强调什么?”

    张易伸手摸了摸脸蛋道:“有么?我又那么说么?算了算了,反正你知道你爹对她特别的好就行了!对了,不光是她,还有一个叫做萱幽花的,和你爹也是不清不楚的,对了,你看到那三个女子没有,她们都是你爹的侍女,贴身的那种,能当成铠甲穿起来的那种,啧啧,你爹这个家伙什么都好,就是……”

    张易在方寻父耳边嘀嘀咕咕,方寻父眼神之中光芒转动不休,似乎在分析张易的话语孰真孰假。

    方寻父也算是一路摸爬滚打活到了现在,对于别人的话语自然有自己的判断,不会轻易相信别人,更加不会轻易相信张易!

    但张易说的,都是方寻父心中最担忧的,当初在太清界方荡不就是给他弄出一个小姨来么!

    方寻父从心眼里就不相信方荡,如果换成是别的事情,张易的话一个字方寻父都不会相信,但这件事,方寻父隐隐约约是相信了那么一点点的,毕竟方荡是有前科的!

    随后方寻父看向红苕妙仙的目光就越来越多了一丝审视。

看过《踏天争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