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综合其他 > 神光冲霄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一网打尽(一)
    天之御中之所以闹内乱,一是教主大位,二就是御神羽美留下的魔宝。西门奋进的挑动十分成功,各派系头目四面合围,满眼贪婪。

    情势大糟,左贺平静依旧,道:“西门奋进,我不知你对长老们是怎么说的,但真相你我心知肚明,教主于最后魔愿上只是输给了复生魔皇,不是败战身死,现下离教而去,他日未必不会回归,若这段时间有人私拿了东西,以教主的脾性,他的下场会是什么?祭魔十,司神四,你们对地狱一定很是向往。”

    祭魔十、司神四不禁想起御神羽美的手段,双手轻抖起来。

    司神大长老正有此疑,道:“左贺,老夫信你不敢妄入。但你私离不返,他人生疑不足为怪。”

    左贺道:“大长老,说我私离圣教不回未免冤枉,先不说有人诬我叛教,我为左尊令使,只听教主一人之令,教主无令,我便是想去就去哪。”

    司神大长老道:“的确,但你别忘了,你还是教主左卫,教主行踪不明,依教规,身为护卫,你必须回教,向长老堂说明当时的情况,及教主有没有遗下安排。”

    左贺道:“西门奋进,教主离岛时你是立刻跟着走了,而我被你丢在了炎魔岛。你才是陪着教主到最后的护卫,这都七个月了,难道你还没有向长老殿说明情况?教主在最后魔愿前将我借给了狄冲霄,被他整得只余半口气,你也没和长老堂说?教主思虑最为周密,就真没和你说些教中安排?”

    一番话甩锅、指责与质疑兼备,天之御中各派系转而围逼西门奋进,皆怀疑他在教主有没有遗下安排上有所隐瞒。

    西门奋进心知左贺是在祸水东引,可哪里有脸和人说离岛之后就被教主丢下了。想着此时巧说不如默言,西门奋进摆出受冤之情,怒哼不语。

    祭魔大长老瞪了西门奋进一眼,道:“过去的事不必再提。左贺,教主重归之前教中事需得有人代为处置。长老堂商议之后决定先行立个代教主,暂替教主打理教务。既是代教主就要有信物,打开空界门。”

    左贺道:“打开门不难,只要长老能拿出教主令谕。否则教主回归,第一个受罚的就是我。此种自找苦吃的事,恕我没心情做。”

    祭魔大长老道:“你只需回答听令还是不听令。”

    左贺道:“若是不听呢?”

    祭魔大长老道:“话说到如此地步还要一意推避,老夫只能当你私占了水明界,只能替教主诛杀叛逆,杀了你后自会下海搜索。左贺,你是聪明人,该知道在教主面前,你有多少实力就能有多少宽容。以我与老司神的实力,杀了你后,你觉着教主是会训一句,还是打一下手心?”

    司神大长老道:“左贺,不必担忧责罚,万事有老夫与老祭魔担着。口说无凭,你的神魂尽在记忆,现在老夫就任你记忆刚刚的承诺,他日教主回来,你就以此回复教主。此外,你是教主亲命的左尊令使,老夫可以保证,不论谁当代教主都无权令你做事。”

    左贺看了看幽暗海面,道:“大长老,本令使劝你们不要再打水明界的主意。那里只是一个教主弄出的海底监狱,用以镇缚太古魔魂。强要入狱,这可是不祥之兆。”

    司神大长老沉下脸道:“好话说尽,难道真要老夫动手不成?”

    祭魔大长老道:“不仅我们要去,你也要去。若是教主殿里面少了东西,后果你该知道。”

    左贺昴头看天,道:“东西?我只对亲手斩下教主的首级有兴致,只有这样,登上教主大位之时才会让我感到欢悦与满足。区区代教主,哼,随你们便吧。”

    西门奋进等到机会了,大叫:“左贺,谋袭教主,你果然是隐在教中的叛逆。”

    左贺道:“别将教主想得和你一般肤浅,教主一向不管你为什么入教,你有多少实力就能得到多少宽容。西门奋进,以你的蠢钝能活到今天,就是教主对极道魔相的宽容。现在,跪下给我磕头。大长老,现在轮到你们选择了,是杀了我,还是让某人当回孙子?”

    各派系闻言无不心中窃喜。一教之尊岂能向他人屈膝,西门奋进磕了,与代教主就无缘了;不磕,就是死人一个。

    西门奋进一向是能屈能伸,既然注定要做也就不等两位大长老发话,双膝一弯就跪下了,重重磕了一个头。西门奋进瞄向大长老的脚,心想有他们两个在便是做了教主也是傀儡,现在借机退后反倒更好,只要能挑动两个老鬼彼此作对,往后有的是机会独尊圣教。

    左贺道:“西门奋进,你是个人物。大长老,我需要一万块碎石。若是灵石最好。品等不必高,中下就可。”

    司神大长老皱眉道:“前次你奉教主之命引狄冲霄入界,老夫虽没同行,可情况是知道的,百余块普通碎石就可。”

    左贺道:“教主自那次后变改过入界灵阵,教主的担心是对的,以狄冲霄后来的七极四重,若是没变过入界灵阵,他必能重现入界灵阵。此外,灵阵可大可小,大长老不希望只是一个小门吧?若只能一个人一个人的进,门现一刻,这里必会是血流成河。我到底还是教中人,不想看到圣教毁于内斗。”

    所谓的善心,司神大长老左耳进右耳出,抚须细思,觉着变阵一事确是教主心性,偏头看向祭魔大长老。祭魔大长老所想一同,令示众人集石。

    岛上人八百有余,是天之御中精华所在,上等灵石不好说,中下等灵石,人人都有一些。众人各自取出上交,没多会,一个平坦石礁上堆放了万杖灵石。左贺上前验检。祭魔大长老对着西门奋进暗打眼色。西门奋进会意,缓步移到左贺左侧。

    左贺对动静只当不知,将神光蕴入灵石中,展现神魂记忆之神的恩惠,将一个非生灵记忆点解除封禁。

    灵石飞空,依着某种规法于空中自行组合。一座高大石门渐行显现。不多时,左贺操纵石门下降,神色从容,神光微降。门开一瞬,西门奋进抢上,拦在前方。若是左贺先进,只要毁去入界石阵就是无人再能抓着他。左贺冷笑,转身退至司神大长老身侧,行礼。

    左贺到底是归属司神一派,只要乖乖听话,司神大长老自不会自损实力,看着石门,满意地道:“七月不见,单用恒修就能重现教主灵阵,非常好,不枉教主对你另眼相看。老祭魔,人是老夫找到的,谁该第一个进,就由老夫来挑吧。”

    司神一系尽皆精神振奋。

    祭魔大长老哪会吃亏,道:“约定就是约定,岂可随心变改。老司神,既是你找到的人,自然该你先进。”

    他两人都不会去当那个代教主,是以先进后进没区别。

    司神大长老摆手道:“左贺是我司神一系,若我进,未免有偏。这样吧,此门足可容四人同进,就是祭魔、司神各一人,别两个,依教中职司高下补上。四人同入,十数后再入。”

    祭魔大长老道:“甚好,就这样办吧。”

    听着极公正,可事实上教中职司高而重的有一多半是出自祭魔、司神两系,左贺就是,本是司神一系,外调升为左尊令使。司神祭魔两系无不暗喜,别的派系无不在心里骂娘,可到底司神祭魔两派最强,只能咽下这口气。

    一番准备后,各派系有职司、有地位的人按品等四人一组,排成一列。

    随着司神大长老令下,司神一、祭魔一、令殿殿主、育神殿主同时飞跃入门。十数后,第二组。

    左贺冷笑,转身看向幽暗海面,微微一怔后转回身,双眼扫向一边群聚的低等弟子。

    过得一会,有地位的人尽皆入门。司神大长老看向左贺。空界门不能一直打开,能在水明界内打开离界门的,也只有左贺。左贺明白拒绝是找死,跃门而入。一直假作谦让的西门奋进这才跟着进入。司神大长老、祭魔大长老并肩而入。没了大长老压镇,余下人哪还会守规据,群起冲门,乱成一团。很快,岛域再无一人。空界门化为一堆碎石块,散落岛上。

    随着海底暗流自在游移的水明界没有任何变化,淡蓝光芒柔柔和和,静静照亮幽幽海底。左贺看着那些四处搜宝的疯狂人,冷笑更增,寻了一处偏僻高台坐下。

    西门奋进移到近前,低语:“左贺,教主会不会回归,你我心知肚明。教主不在,为何还要做人下之人?你我联手,那两个老鬼绝非无法对付。”

    左贺拖着声道:“我说过,这里是教主一手创造的海底镇魔狱,极是玄奇,便是天地四极也难以探知界里发生了什么。右卫大人,你自便吧。神魂殿是界中界,但比起进入水明界要简单得多,以你神魂该可在两位大长老之前找到游移不定的隐秘界门,到时你以此功劳偷藏几件灵物,两位大长老只会当不知道。”

    前半句,西门奋进不明白,后半句,正是心中所想。西门奋进暂放说服左贺联手的念头,化现天眼魔相,不去教主殿,跃向水明界最底层。

    看着下落人影,左贺轻语:“我的小命还可能有,你们,都完了。”

    话音刚落,一声震响,左贺脑袋斜歪,直直飞了出去。

    近处没人,远处有人看到,只当左尊令使终于也加入到搜寻魔宝的行列中,不禁搜得更急了。

    附蕴水戏幻境的气泡里,狄冲霄叹道:“亲亲师妹,你打他做什么?”

看过《神光冲霄》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