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诡三国 > 第1505章 被排挤的
    刘琦回到了在安汉的行辕,先是接过一旁的婢女递过来的热巾,在脸上胡乱的擦了擦,然后将脸巾丢在了铜盆当中,转头问蒯琪道:“这个事情,果真和那个黑脸张无关?”

    虽然刘琦和刘备之间略有些利益上面的分配问题,但是在一些问题上,还是有着相同的利益取向的,所以在这个阶段,刘琦也不可能借这个事情来打压刘备,反而要维护刘备,或者说是张飞的名誉,因为刘琦也知道,维护刘备张飞,实际上也就是维护自己的声誉。

    在这一点上,刘琦虽然并不算是多聪明,但是也不至于傻到如此的地步。

    但是在外人面前维护,不代表刘琦心中没有怀疑。

    毕竟空穴不来风,无风不起浪,若张飞没有做这个事情,为什么矛头却指向了张飞,而不是什么其他的人?

    蒯琪低着头,权当作没有看见方才那个美婢有些妩媚和哀怨的眼神,然后看着盈盈的裙裾消失在眼角了,才低声对刘琦说道:“张校尉应不至于如此……”称张飞将军,那都是敬称,实际上张飞的职级就是个校尉,杂牌的。

    刘琦沉默片刻,点了点头,呼了一口气:“不是他就好……不过应该是谁呢?孟子度?”

    安汉城内外,有兵权的无非就是两方,一方是刘琦这边的,一方就是川蜀孟达这边的,既然蒯琪分析觉得不是张飞做的,那么又不是刘琦这里做得,那么似乎唯一的可能就是孟达这里做的了……

    “某亦有些怀疑……”蒯琪微微点头说道,然后又皱了皱眉,“不过看孟子度神色……又似乎不太像……”

    刘琦烦恼的抓了抓头,说道:“那到底是谁!”

    蒯琪笑道:“少君,何须在意究竟是谁……此番纵然不是张校尉做的,刘玄德一个管教不严终究是逃不过……少君何不……”

    刘琦恍然,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有道理,有道理!”

    刘琦站了起来,走到了堂前,朗声说道:“来人!责令刘玄德配合孟令君,彻查雷家寨一事!城外军营杂务,暂且由蒯公泰协同处理!”

    蒯琪站在一旁,拱手领命。

    ………………………………

    刘备回到了自己的营地的时候,已经是朗月当中。关羽和张飞一同迎了出来,颇有些担心的看着刘备。

    “没事!没事!”刘备哈哈一笑,跳下马,抖了抖腿,活动了下血脉,先后拍了拍关羽和张飞的肩膀,向营地中间走去,“这就是小事,无需挂怀。”

    张飞呼哧呼哧的跟在刘备后面,等进了大帐之后,便实在忍不住,瓮声瓮气的说道:“大哥!这太欺负人了!”

    关羽眯缝着眼,不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已经是表现出来了一切。

    刘备坐下,抖了抖自己的腿,虽然脸上极力的在掩饰,但是身躯腿脚的疲惫却无法掩饰,在山区上上下下跑了一天,纵然是年轻的小伙子都不一定能承受,更不用说刘备这样已经步入中年的人了。

    这个年头,根本就没有什么刑侦学,也自然是谈不上什么所谓的侦破,刘备跟着孟达派出来的川蜀官吏,在雷家寨周边转悠了一天,什么也没有发现。或者说,纵然有些什么印迹,也未必能够发现。

    不过这个事情,究竟是谁做的?

    刘备也是非常的疑惑,不过想了片刻之后,也就暂且将这个问题抛在脑后,问道:“这两日,公泰……在营中都做了些什么?”

    “昨日公泰前来,取了营中账目,核算了一日……”关羽在一旁说道,“今日又是叫了大小军侯曲长,一一面谈……哼……不过言辞之中,倒也没有什么不妥,也就说些要忠心刘氏之语……”

    张飞在自己大腿上啪的拍了一下,颇有些懊恼的说道:“都怨我!连累了大哥二哥!”

    “诶!”刘备说道,“都是自家兄弟,有什么怨不怨的……公泰可有接手军务?”

    关羽默默的摇摇头,说道:“这倒是没有……”

    刘备笑道,笑容依旧灿烂,但是眼神当中,多少有些无法形容的光华流动而过,“这不就是了么……不过是敲打一下我等而已,过两日八成就走了……二弟三弟,你们就再忍忍,忍忍就是了……”蒯琪代表的是刘琦的态度,而刘琦为什么要来敲打呢,还不是因为前期刘备吃相太难看了?

    一啄一饮,自有天定。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刘备入川,就跟饿了三年的人突然见到了美食佳肴一样,能忍得住?等吞到肚子里之后才想起来后头还有一个刘琦,再想要做什么弥补动作,一方面是刘备毕竟没有刘邦那么流氓,另外一方面刘备也舍不得吞到肚子里面的这些,如此一来,这样的态度和做派,纵然刘琦心眼粗,没注意到,但是再一旁冷眼旁观的蒯琪能装作没看见?

    毕竟蒯琪跟着刘琦过来,就是为了维护刘琦的利益,若是什么都不说,岂不是完全负了其使命?所以,对于这些违背蒯琪他作为刘琦家臣的道义的事情,蒯琪献策献计,对刘备进行敲打和限制,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不管是刘备还是蒯琪,都不会做得太过分,都在限度之内。刘备问蒯琪有没有插手军务,便是如此。

    “唉……”刘备仰头望月,长长叹息一声。

    这就是明摆着的事情,蒯琪不问军务,光查钱粮账,就是表示刘备这些人也不要插手钱粮后勤的这些事情,专注打仗就好,钱粮什么的,交给刘琦来。

    这也是对于在外统领军队的将领,常用的控制手段,就像是刘备当初在新野,不也是如此,刘表总是掐着点才送来些钱粮器械什么的……

    若是一般将校,也就罢了,可问题是,刘备前来川蜀,就是为了从被人控制,仰人鼻息的新野,来到一个同样被人控制,仰人鼻息的川蜀么?

    自然不是,那么,要怎么办?

    沉默了良久,刘备低低叹息了一声,向关羽和张飞招招手,说道:“明日,不妨如此,如此这般……”

    ………………………………

    对于很多人来说,刘璋这个人,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就知道了其本人并非什么旷世奇才,也谈不上什么英明领袖。

    刘璋这个人,耳根软,容易轻信别人,但是同样,容易被人三言两句打动的,自然也就可以被另外的人三言两语也给打动,因此在刘璋这里,朝令夕改那就是常有的事情。因此后来历史上对于刘璋的评价,所谓的文法羁縻,互相承奉,德政不举,威刑不肃。蜀土人士,专权自恣,君臣之道,渐以陵替;宠之以位,位极则贱,顺之以恩,恩竭则慢等等词语,已经可以算是很中肯的了。

    刘焉入蜀的时候,汉灵帝还活着,而汉灵帝别看史书上面写的多么昏庸,但是对于这些封疆大吏,该有的管制还是没有放松,因此刘璋等人都被留在了雒阳充当人质,不过么,既然是人质,也就不可能是什么实务性的工作,简简单单一个奉车都尉养着,因此刘璋就很缺少像孙策、曹丕那样随父出征的军事经验,也没有袁谭在冀州镇守一郡的民生经验,一下子就统管整个的川蜀,自然是手脚忙乱,这也更加让刘璋旗下的一干人等,心底难免有些各种想法。

    刘焉入蜀前,益州就不是什么清静之地,前刺史刘隽、郗俭皆贪残放滥,取受狼藉,以至于元元无聊,呼嗟充野。还有凉州当时也有人马进川,破坏三郡,自称天子,逼的刘焉不敢入成都,一度准备要徙治绵竹……

    进了川蜀之后,为了消除隐患,刘焉手腕颇狠辣,一连杀了州中豪强十余人,而这些豪强或许也是罪有应得,但是多年联姻之下,哪能一下子斩断都干净?因此有些怨恨什么的,也就是在所难免了,东州人和川蜀人面和心不和的祸根,其实也算是刘焉留给刘璋的重要遗产之一。

    再加上川蜀之地,宗教、民族纷乱,比如顺帝时巴郡的女服贼,冲帝时巴郡服直自称天王,桓帝时蜀郡李伯称帝等等,都说明川蜀一带相对闭塞,当地人有强烈的避祸意识和乡土观念,对于“阴图异计”的外来政权抵触性很大,虽然有部分巴蜀人士出于利禄问题择割据之主而仕,但是有更多的人还在恪守矜持,不予合作,或是有限度的进行合作。

    若是刘璋雄才大略,很有手腕,像是诸葛亮一般打一派拉一派,给出路也举刀枪,说不定还能成为一番基业,但是仅仅凭着其耳根软,善良的个性……

    自然也就怨不得其下众多的谋臣,各自求各自的出路了。

    庞羲的大营,绵延极大,方圆五里之内,几乎都给占了,气势宏大。

    刘焉故去,庞羲也年岁不小了,自然也是要替自己的下一代考虑考虑,作为谋臣来说,庞羲自然不能完全去走像是刘焉一般的老路,因此在朋党之事上,该拉拢,该妥协的时候,依旧还是拉拢和妥协。

    这一次离开成都这个政治中心,庞羲自然是不放心,但是又不得不亲自主持前线的防御军务,因此对于成都的遥控,也就是借助费诗和李恢等人来完成。

    费诗和李恢,是川蜀人,但是不是所有川蜀人都能得到刘璋德重用,也不是所有川蜀人都平等,就像是费诗,李恢,文学、民生、政事、军事都不算是太差,可就是一直没有什么好去处。

    费诗多少还算是好,绵竹县令。

    听地名还算是不错吧?

    是不错,当年刘焉领益州之时,还准备将将州治迁于绵竹,由此可见绵竹原本也算是不错的地方了,可为何能落入费诗手中?

    很简单,因为在前些年,绵竹忽起大火,而川蜀多竹木,大火烧了三天,也将绵竹烧成了一片白地,至今也未曾恢复其原貌三分……

    费诗这绵竹令的水分,自然就可想而知了。

    李恢更是如此,身为建宁人出身,原本就被成都左近的人视为乡巴佬,遭受排挤自然也就成为了家常便饭。

    庞羲这一次自然是拉拢了这一批被排挤到边缘的川蜀之人,然后允诺好处,使其归为己用。费诗和李恢也是期盼能咸鱼翻身,也就一拍即合,各取所需。

    “也不知安汉之处,当下如何了?”庞羲慢悠悠的说道。

    李恢拱拱手,毕恭毕敬的说道:“庞公但请放心,一切都已办妥,绝无半点纰漏……”

    庞羲点点头,说道:“川蜀之机,便落于刘玄德一人,余者碌碌,皆不能战,若得刘玄德相助,你我便可安枕无忧矣……此番公举前去,若可成事,便不枉老夫一番心思……此等舨荡之时,方体忠诚之意……张阆中陨于城下,忠义无双,某已上表,举其子为破虏校尉,以彰其功,而雷南充叛变投敌,当诛九族!此间不过小惩,余罪亦当别论!”

    李恢德眉毛动了动,附和着说道:“庞公所言极是。”

    “彭永年于成都,可有什么异常?”庞羲问道。

    李恢拱手回禀:“未见什么异常。”

    庞羲冷冷笑了笑,说道:“昔日彭永年目无尊长,肆意妄言,方有髡钳之罚,虽说已赦免,定然心有余怨,如今秦子赦……哼哼,此二人素有往来,德昂这次回成都,需多加留意……”

    李恢眼珠转了转,说道:“庞公之意,恐其二人……里外应合?”

    “彭氏乃广汉大姓……”庞羲捋了捋胡须,说道,“如今广汉落入征西之手……不得不防啊……”

    李恢皱眉说道:“如此,某至成都,便禀明主公,擒拿此人,以除后患!”

    庞羲却摇摇头,露出了一些耐人寻味的笑容:“不可。”

    李恢一愣,旋即有些会意,试探的说道:“庞公之意是……”

    “德昂此去成都,需勤练兵卒,整顿军务,不可一日懈怠!”庞羲却没有任何的解释,直接话头一转,“今川中余者,或各怀心思,或碌碌无为,唯有德昂,公举忠贞不二,勇于任事……此番事成,便足可出任一方,以牧万民……亦当勤勉,勿负主公厚望也……”

    李恢起身拱手:“恢自当不负主公重托!亦不负庞公荐擢之恩!”

    庞羲笑呵呵也是起身,然后亲自将李恢一行人马,送出了营地,又一同上马,徐徐出了两三里地之后,才分手作别。

    走出了几里地之后,李恢回头而望,脸上浮现出一种复杂难言的神色,最终化成了一种冷哂。别看现在庞羲似乎礼遇非常,当年被排挤的时候,幕后就没有庞羲在其中上下其手?看庞羲如今对于刘备所展示出来的这种先打压再拉拢的纯熟手法,或许就可以证明一些事情了……

    李恢目光闪动,也罢,如今之局,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看过《诡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