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游戏竞技 > 家有萌妻之美色勾人 > 第482章 大结局,后续(终)
    慕少安父母是带着七大姑八大姨赶去皇庭会所的。

    虽然慕少安没有给陆韵萱像样的婚礼,但以陆韵萱目前的情况,也不适合高调结婚,慕少安在这个时候仍愿意去民政局登记,足以说明是真的喜欢陆韵萱,加上陆韵萱自己点了头,葛文娟和葛家这边没再提出异议。

    所以这顿晚饭,气氛还算融洽。

    谁成想,慕少安母亲会气势汹汹的推开门进来。

    慕少安母亲站在桌边,没去看陆韵萱一眼,对慕少安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周一就给我去民政局把离婚证领了,你擅自做主结的婚,我和你爸不同意!”

    话音刚落,慕父和慕家其他人也来了。

    慕少安扯着自己母亲的手臂,试图说服固执的母亲,慕母软硬不吃:“其它事有坐下来商量的余地,唯独这件事不行!”

    说着,她恨铁不成钢的斥责慕少安:“我看你是鬼迷心窍,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偏偏要这样一个品德有损的!”

    坐在桌边的陆韵萱闻言,脸色愈发苍白。

    葛文娟不是肯吃亏的性格,当场看着慕母冷笑:“别把你儿子看得太高,也不要把别人女儿看得太低,你儿子从小到大什么德行,在座的谁不知道?你看不上我的女儿,老实告诉你,我还瞧不上你的宝贝儿子,要不是他跪下来求着韵萱嫁给他,我今晚也不会坐在这里喝他敬的茶!”

    慕母做了好些年官太太,脾气不比葛文娟好到哪儿去,当即反驳:“我儿子再不好,也没有去陷害别人藏毒!更别说抢堂兄表弟的女朋友!人要脸树要皮,当妈的什么样,养出来的女儿能好到哪儿去?”

    “你什么意思!”葛文娟霍地站起身。

    慕母轻笑,臂间挽着挎包:“你前夫和你大嫂睡到一张床上,不是没有道理,如果你是个好的,当年怎么被退婚两次?我可听说,你前夫本来也是想退婚的,刚好他们家生意出问题,所以只能捏着鼻子认下来。”

    葛文娟气得面红耳赤,那些陈年往事是她想一辈子烂在肚子里的,她好强又要面子,哪里容许自己被人踩在脚底下看笑话?

    “你嫁进陆家前对你公婆百般讨好,还不是怕自己没人要,也以为你前夫会继承他们陆家所有的家产,哪知道人家也在意大儿子,你当年吵着分家的事,可在圈子里闹了不小的笑话。”

    慕母没再给人留面子,兀自道:“你在外面逢人就说,是你公婆偏心大儿子,我们谁不知道,是你心黑,你前夫大哥讨的老婆比你漂亮,你就嫉妒的不行,到处抹黑人家,还找人打人家,也别怪人家睡你老公,自己干的缺德事,到头来终是要还的!”

    被人当众戳穿往事,葛文娟冲过去就扯着慕母的头发大打出手!

    顷刻间,包厢里乱成一锅粥。

    说到这些,沈彻难免生出几分唏嘘:“朋友告诉我,整张桌都掀翻了,还是皇庭的工作人员出面才把场面控制下来。”

    宋倾城靠着座椅,随后道:“其实我没想到,陆韵萱会和慕少安在一起。”

    哪怕慕少安喜欢陆韵萱,但是有句说法,有些喜欢只适合远远看着,现在慕少安非陆韵萱不可,只是因为以前的妻儿不的,不表示将来也会这样衷情,况且还有家里的反对,

    宋倾城接触过慕少安,那就是不知人间疾苦的公子哥,倘若真要背负各方压力和陆韵萱过柴米油盐的生活,会不会长久,很值得怀疑。

    毕竟,并不是所有的喜欢都能克服现实的问题。

    宋倾城问起沈彻他和苏霖的事。

    沈彻只说:“挺好的,她旅游回来,还帮我妈带了两瓶驱蚊水。”

    “……”宋倾城转头看他:“只有驱蚊水?”

    “是呀。”沈彻手掌着方向盘,‘嗯’了一声:“你是知道我妈体型的,涂了驱蚊水,一晚上都没蚊子咬她,高兴得她合不拢嘴。”

    “也许她高兴的,是你终于愿意定下来。”

    宋倾城话里的意思,沈彻明白。

    就在这时,一辆银灰色的兰博基尼从角落里窜出来。

    沈彻再眼疾手快,虽然白色高尔夫及时刹车,也和对方的车头擦上,两辆车交错停在路边,因为惯性,宋倾城整个人往前冲去,所幸她系了安全带,额头没撞到仪表台,即便如此,想到刚刚惊心动魄的一幕,心跳仍然无法平复。

    沈彻握着方向盘心有余悸。

    过错方,不是他。

    憋着一肚子火,推开车门去和对方理论。

    “没看到是红灯么?还往非机动车道行驶,有没有读过交通法规守则?”

    兰博基尼里下来两个青年。

    人高马大,其中一个还是外国人。

    宋倾城怕沈彻吃亏,跟着推开门下车。

    结果,那个外国男人瞧见她,刚要收回的目光又瞥过来,似乎有着惊喜,丢下和沈彻商量私了的朋友,过来和宋倾城搭话:“又见面了。”

    宋倾城闻声偏头,怔了几秒才认出对方是谁。

    这个叫‘威廉’的模特经理人见宋倾城反应过来,笑容灿烂:“过了大半年,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再见到你。”

    说着,他又拿出自己的名片:“这次有机会聊一聊么?”

    宋倾城还没回答,威廉似叹息的说:“你的长相不算传统的东方古典美女,不过我真的很喜欢你,说不上任何的理由,以致于在那之后的几个月,我始终没找到能和你媲美的合适人选。”

    他的中文蹩脚,但宋倾城还是听懂了。

    多年以后,宋倾城再想起这天,仍然觉得不可思议,有些事冥冥中自有注定,岁以前,她没想过自己将来会走上模特这条路,岁以后,她觉得自己年纪过大,有人却拉了她一把,将她带上t台走了与预想完全不同的事业之路。

    而现在,沈彻注意到这边,过来扯着宋倾城问:“那个老外想干嘛?”

    接收到沈彻警惕的目光,威廉耸肩又摊手。

    宋倾城如实说:“想让我去做模特。”

    “现在外国人也玩传销这套?”

    “……”

    沈彻低声道:“这就像上星期有人让我妈一起去买黄金,一路上,不停给她洗脑,要不是我妈及时反应过来,这会儿可能已经在哪个传销窝里。”

    “传销是什么?”威廉插话进来。

    沈彻:“……”

    宋倾城早前就看过威廉的采访,知道他不是骗子,但她没想要做模特,所以,以学业为重婉拒对方。

    威廉是个长相俊雅的英国人,深棕色的头发,眉骨略高,眼神很深邃,却又不是那种成熟的深邃,更偏向于漂亮,再次被拒绝后,他试图说服宋倾城,宋倾城直接告诉他:“我刚生下宝宝,除了上学,还要照顾他。”

    这个答案,让人始料未及。

    宋倾城以为他会放弃,威廉却说:“我觉得我有必要和你的先生谈一谈。”

    “……”宋倾城。

    威廉再接再厉:“像你这样的女孩,应该让全世界看到你的美,只要你相信我,我会尽我可能把全世界的t台都送到你脚下。”

    “牛都已经在天上飞了!”

    说完,沈彻拉起宋倾城往回走:“别理他,赶紧上车。”

    宋倾城回到车上,手里是威廉塞给她的名片。

    这天傍晚,宋倾城和郁庭川提起有人挖她去做模特儿的事,郁庭川刚打完麻将回来,洗了个澡,冲掉身上的烟味,闻言,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微微笑着:“每年有成千上万被看好的新人进到这个圈里,最后脱颖而出的就只有那么几位。”

    宋倾城点点头:“所以我回绝了他。”

    说到这里,她看向郁庭川:“不过他说,一年后他会再来找我。”

    “沈彻听了他的话,说明年报好警在这里等他来。”

    宋倾城说着,嘴角忍不住上扬。

    沈彻认定对方是骗子,哪怕她有解释,他还是不放心,甚至没收那张名片,生怕她背地里偷偷做‘傻’事。

    郁庭川缓缓说道:“女孩不比男生,在外面确实该多注意些,有上进心是好事,不过更要懂得甄别真假消息,学会保护自己。”

    “我早就不是女孩了。”

    宋倾城解释。

    郁庭川笑:“是,差点忘了,已经是孩子的妈妈。”

    宋倾城听得莫名感动,伸手搂住郁庭川脖子,脸颊贴着他的下巴:“忽然觉得时间不够用,除了读书,我还要去学车,我给自己报了学校的油画社团,最重要的,是不能忘记照顾孩子,可我总感觉自己不会成为一个好母亲。”

    “人生还很漫长,想学的东西一步步来。”

    郁庭川拥着她,开腔的嗓音温暖:“包括怎么做个好母亲,就算你一直学不会,不是还有我在?”

    宋倾城弯唇,轻轻笑:“嗯,你是个好爸爸。”

    其实,还是好老公。

    ……

    同是这天傍晚,南方某个村落,简陋的土坯房内,沈挚和蒋宁相对而坐,夕阳的余晖落在门槛处,照的泥地坑坑洼洼。

    蒋宁身上穿着登山服,是风尘仆仆的憔悴。

    良久,沈挚开口:“你回去吧。”

    “你回去我就回去。”蒋宁说完,眼眶微微泛红,放在桌下的双手揪着裤腿:“你突然从南城离开,我找了你大半个月,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你,这一次,不管你怎么想,我不会走的。”

    “你留在这里能做什么?”

    沈挚说得现实:“你从小娇生惯养,在这里一晚都住不下去,除去蚊子还有蟑螂蛇鼠,等到天气冷下来,躺在潮湿有霉味的被窝里,你就会理解我今天说的话。”

    蒋宁没接话。

    屋子里,瞬间死一般的沉静。

    沈挚打破沉默:“吃点东西填肚子,然后我送你回镇上。”

    一刻钟后,一碗面摆在蒋宁面前。

    那是用龙须面下的,只有几根青菜叶子,蒋宁却说不出嫌弃的话,她拿起筷子,安安静静的吃了一口,热气熏到她的眼睛,连喉咙都针扎般难受,然而,她还是把整碗面都吃进肚子里,哪怕她已经很撑。

    离开的时候,沈挚接过她手里的背包。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土坯房。

    路上不时有小孩经过,那些小孩穿得不算干净,脸上都脏兮兮的,但他们很有礼貌,笑着和沈挚打招呼,那一声声清脆的‘沈老师’,让蒋宁的脚步越来越慢。

    晚上点半,有最后一趟去镇上的小客车。

    沈挚伫立在站牌边目送她。

    蒋宁刚踏上客车,忍不住回头,沈挚的目光平和,她突然问:“你还爱她么?”

    沈挚没否认。

    “好,我知道了。”

    蒋宁强迫自己扯出微笑,转身豁达,越往车里走心里却越难受,坐到位置上的时候,她的眼泪终于落下来。

    每个人都有各自人生的选择。

    而她的选择,似乎在此刻才豁然明朗。

    ------题外话------

    我发现有小仙女看文不认真,还挺多……脑死亡是真的死了,不是植物人,植物人有苏醒的几率,脑死亡没有的,等到器官坏死连躺在那的机会都没了。

    关于后续,是为了交代剩余人物的结局,只有两章,还有萌宝篇番外明天开始更新,有读者让我别再写番外,可能觉得我在‘圈钱’,说句不好听的大实话,两万多收藏,真正肯花钱看的读者没多少,所以我写一篇番外没几个钱,纯粹是为了给大多数读者一个交待,我也没有绑架任何读者,看不看大家纯属自愿,我能保证的是,还会用写正文的心态来认真结束番外,至于为什么大结局了还不打上‘完结’的标签,是因为先前听人说,打上后作者不能再自己修改章节,我不知道真假,为了以防万一,只能暂时不打上。

看过《家有萌妻之美色勾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