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丈六金身 > 第375回 开启心眼 再临赌石阁
    终于,元一产生了定力,只不过他没有立马醒过来,毕竟,他现在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存在,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那可就不是他能够决定的,不过,不用担心醒不过来,那些个高僧,哪个不是巴不得自己禅定越久越好,而且禅定时间越久,对修行者的好处自然是越大。

    转眼之间,一年,两年,三年……一直到今年,他整整四十岁了,元一是你做梦都没有想到,禅定一次竟然能够花这么长的时间,他入梦轮回也难以这般长,而就在这日,他总算是属性了过来,浑身上下一阵说不出来的舒坦,让他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前世那些僧人都喜欢禅定了,若是普通人盘膝坐着很长时间,双脚早就麻痹了。

    一下子禅定了这么多年,元一感觉,他并不是没有收获,至少那丹田海当中的舍利子,又壮大了一分,只不过,当他催动佛元的时候,喷出来的,竟然是两种颜色,一种金色,一种白色。

    那金色,自然是就是佛元,至于白色,只能是定力了,他这百年,也没有吸收元修炼,舍利子会壮大,还不是因为舍利子吸收了定力的力量。

    定力能够壮大神魂,本来他的神念,笼罩范围乃是两千六百丈,已经能够堪比天眼中期的强者了,至于肉身修为,也是有增长,但是还比不上九转仙灵丹那般神效,因此虽然肉身有进步,但还没有进步到突破境界。

    而最最重要的事,他有定力了,就可以开启心眼了。想要开启心眼,就需要修持相应的法门,而佛门当中,自然是有相应的法门。

    佛经当中有记载心眼修持之法的有两个,一个是《观普贤菩萨行法经》。当即,不仅仅是元一,包括他所有的信徒,都一齐高声念诵起这经文来,“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毗舍离国大林精舍重阁讲堂。告诸比丘:“却后三月,我当般涅槃。

    尊者阿难即从座起,整衣服,叉手合掌,绕佛三匝。为佛作礼,胡跪合掌,谛观如来目不暂舍。长老摩诃迦葉、弥勒菩萨摩诃萨,亦从座起,合掌作礼,瞻仰尊颜……”。

    而除了这《观普贤菩萨行法经》外,另外还有一篇经文,也讲到了心眼的修持之法。等元一修持第一篇经文足足三个多月后,这才换成了新的经文《妙法莲华经玄义》,“所言妙者。妙名不可思议也,所言法者,十界十如权实之法也,莲华者,譬权实法也,良以妙法难解假喻易彰。况意乃多略,拟前后合成六也。一为莲故,华譬为实施权文云。知第一寂灭以方便力故……”

    就在这朗朗的诵经声当中,元一只感觉,自己舍利子当中的定力,不再受到自己控制,而是瞬间喷涌而出,进入了自己的脑袋当中。

    说是心眼,但是真正能够思考的,可不是心,而是脑袋,因此这些定力,进入的不是心脏,而是他的脑袋,元一只感觉脑袋受到了从下而上的重击,一瞬间猛地一晕,当即就晕死了过去,等其再度醒来的时候,进入了一种十分玄妙的状态,那就是不用眼睛去看,不用耳朵去听,他竟然能够感应到外界的事物清晰的出现在他的脑海当中。

    “哈哈哈,不枉费我多年修行,总算是将这心眼给修炼出来了,还意外修成了定了,不同的修炼派别,就有不同的真元,道门的法力,佛门的佛元,魔门的魔元,儒门的浩然正气,而我,有了定力,这完全不同于法力佛元魔元浩然正气的真元,若是我将来愿意的话,完全能够依靠这定力,开辟新的一个修炼流派”。

    元一此时满心欢喜,哪怕到时候他的心眼也无法看到石头里面的宝物,那也没关系,定力才是他最大的收获,至于宝物,他坚信他只要修为强大起来,信徒收拢起来,就绝对不用担心自己得不到资源。

    当即,他就离开了洞府,朝着赌石阁赶去,他是开通了耳识的,那日那个老头说的话,他自然是听到了,他这个人,睚眦必报,不让他们赌石阁大出血,不对,应该是血崩一回,他又怎么能够咽得下这口气呢!

    重新来到了这个赌石阁,里面还是人来人往,那个老头在见到元一后,顿时就是一声冷笑,还以为元一这个买不起石头的人,又跑来只看不买了。

    不过元一没有理他,当即来到了一个五尺多高的石头面前,闭上了双眼,张开了心眼,去观察着石头,这石头表面的石皮,元一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原理,听说就算是大乘期强者神念都无法突破这石皮,但是,元一不用天眼,不用神念,而用这个宇宙所没有的心眼,可是有很大的机会,看透里面的东西。

    就在元一睁开了心眼之际,那石头的影像,就十分清晰的出现在元一的面前,元一全力催动心眼,去观察这股石头,顿时惊喜的发现,这石头影像,根本无法抵挡自己心眼的入侵,当即心眼的目光,一点点的深入那石头当中。

    “看到了,竟然是一株五阶神药落日丧魂草,可以炼制致命的毒药,连化神都可以毒死,这可是巫门修士的最爱,市场价格,估计是在二十万元丹,而这个石头,标价只有八万元丹,赚了”。

    那个老头见到元一闭上了双眼,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当即就一声冷笑,而后走了过来问道,“客人可是看中了这个石头”。

    “八万元丹是吧,我要了,可以带走切吗”,元一取出了元丹,虽然你心中肯定是不行,但是还是怀着一份袭希冀,若是这石头能够带回去切,他也就能够避免很多的麻烦。

    老头一听元一说出这么没常识的话,当即就知道眼前是个雏,并没有赌过石,当即那是好一阵的鄙视,不过还是说道,“不行,我们这里的规矩,必须是现场切才行,免得出了什么有灵性的宝物,结果跑掉了,造成客人的损失”。(未完待续)

    ...

    ...

看过《丈六金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