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丈六金身 > 第439回 人为刀俎 我为鱼肉
    元一心中暗下决心,有朝一日,也要像这白斗一样,羽化飞升,他若是飞升,将来肯定是飞升佛界,对于这个万千佛子心目中的圣地,他是向往已久了。

    接下来,白斗都顺利飞升了,其他人也就可以离开了,最先离开的是北极寒冰宫那些个人,他们看都看完了,留着自然没有什么事情了,而后白巫宗三个人也都离开了,就剩下元一一个人,他飞行速度比较慢,不过也不着急,因此就慢慢赶路。

    北边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事情需要解决了,他打算返回拒妖古城,继续历练,他当初跟薄暮道人说好,就出来几天而已。

    然而,天不遂人愿,他还没有机会返回拒妖古城,就立马碰到一个对头了,一道恐怖的遁光,朝着这便激射而来,元一一眼就看出,这道遁光当中那个修士,绝对有合体期的修为,不然的话,不可能有这么强大的气势。

    元一自认,在这边没有得罪过什么合体期修士,因此以为,那个人就是赶路罢了,没有在意,不曾想,那道遁光,将元一的遁光截住,化为一个满脸阴骘、瘦骨如材的老者,浑身冒着滚滚的黑气,一看就知道是魔道强者,魔道当中,合体期叫做两仪劫魔期,度过了两仪魔劫,一个个盖世老魔,实力恐怖得很。

    £↓,ww√w.

    元一见到这老者后,不认识他,不过却有种不祥的预感,当即就问道,“前辈拦下晚辈,可有什么事情”。

    老者冷笑一声,呵斥道,“什么事情。你还敢问老夫什么事情,你几天前从老夫手里面,抢走了仙术冰冻三尺,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

    “冰冻三尺,前辈说笑了,我就一个天眼境修士。怎么可能从前辈手里面,抢走一门仙术”,元一顿时知道,眼前这人,就是之前跟自己竞拍仙术的那个合体期老鬼了,顿时就是心中暗骂,早知道是这样的话,他出来后就再度改变模样了。

    “嘿嘿,你就别狡辩了。那个阆苑仙阁的侍女,见到你的模样,知道是你拍下了仙术,她在仙阁里面躲了好几天,害得老夫不得不等了她好几天,趁她松懈后外出,将她抓起来搜魂炼魄,不然的话。还不知道抢走老夫宝物的人是你”。

    元一开始还以为,是那个仙阁的人背叛了他。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他连累了那个人,顿时就是心中大恨,没有想到眼前这人这般狠辣,对无辜的人施展搜魂之术。

    此时,他有两个选择。祭出远飞鸡翎羽,将这人灭杀,但是若是如此的话,数年之后,他根本无法从陈灵秀手里面。将那万年云兽取走,第二个选择,就是不祭出翎羽,想办法从这老者手里面逃走。

    然而,还没等他做出选择,就感应到一股力量,瞬间就落在了他身上,竟然使得他半点动弹不得,无论是他催动体内佛元,还是借助诸多信徒的力量,都无法打破这个禁锢。

    “嘿嘿,是不是感觉动不了了,这是老夫所参悟的禁锢法则,没有到合体期修为,领悟强则,根本就无法从老夫手里面逃走”,老者说完,朝着元一飞了过来,在元一身上一阵摸索,将元一身上一个洞天环给摸走了。

    元一此时,心中恼怒的很,他当了这么多年修士,这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还是第一次,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挣脱这束缚,此时就算想要催动远飞鸡翎羽都晚了,只能坐视那老者,用鸡爪一般的的手,在自己身上一阵摸索,将洞天环给摸走了。

    老者神念,探路了洞天环当中,一阵搜寻,发现这洞天环,品质极为低下,恐怕就连元婴期修士都不用,而里面的东西,所有宝物价值加起来,可还不到一千元丹,至于那门仙术冰冻三尺,更是不在里面。

    元一有佛国,珍贵的宝物就不会藏在洞天环当中,为的就是预防今天这种情况,让人将洞天环给摸了去。

    当即,老者脸色狰狞,呵斥道,“说,你把仙术藏那你去了,不说的话,我也让你尝尝搜魂炼魄的滋味”。

    “别介,小僧说还不行吗,前辈也看到了,我洞天环里面,就那么一点东西,自然不可能有那个财力,买下一门残缺的仙术,事实上,这不是晚辈要买的,是有人要晚辈替他买的,就连那些元丹,都是那人出的”。

    “什么人”。

    “前辈来到这北漠,应该知道刚刚有人渡劫吧”。

    “莫不是那渡劫之人要你买的,那等强者,到了上界,什么样的仙术得不到,怎么会窥视一门残缺的仙术,你要是敢欺骗老夫,老夫抓你的魂魄点天灯”。

    “别介啊,小僧自然不敢欺骗前辈,是这样的,刚刚渡劫之人,乃是白巫宗渡劫期强者白斗,他渡劫的时候,白巫宗的人,派出了三个大乘期来守护,其中一位大乘期强者,知道拍卖会上面有仙术出售,不过他要守护师叔渡劫,腾不出时间去竞拍,刚好遇到了晚辈,就给了晚辈元丹,让晚辈帮他购买”。

    “哼,他一个巫道修士,怎么可能让你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佛道修士帮他购买,就不怕你带着元丹逃走吗,你可莫要耍老夫,否则老夫绝对让你后悔来到这世界上”,老者一把抓住了元一的脖子,大有要一下子将他掐死的气势。

    “不敢,不敢,晚辈怎么敢戏耍前辈呢,前辈也知道,那白巫宗修士,擅长巫术和蛊术,他给晚辈种下了蛊虫,晚辈哪里敢带着元丹逃跑,晚辈可找不到一个大乘期巫道修士,来给晚辈解除蛊虫,只能乖乖购买”。

    “说的也合理,那你可知道,是哪个大乘期修士要你购买的”。

    “晚辈这般低的修为,哪里有资格知道,那位大乘期前辈的名号,只知道他有点……”。

    “有点什么,还不快说”。

    “有点娘”。

    “娘,我知道了,白巫宗三大大乘,里面确实有一个娘娘腔,叫做白羲”。

    元一心中腹诽,“白皙?白皙皮肤?真是适合他的名字”。

    ...

看过《丈六金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