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丈六金身 > 第743回 遭遇偷袭
    进入遗府,先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条冗长的通道,据海东缶所说,这条通道原本被设下了不少机关陷阱,让第一批进来的人死伤惨重,不过两百多年过去,经过那么多人的探索,那些极关早就被破除了。`

    通道过后,豁然开朗,来到了一个巨大药园,前面一条小路,小路两旁,便是广阔的药田,药田本来是有诸多神药,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早就连根都不剩,都被之前的修士如同蝗虫过境一般拔走,连那些低阶神药也是一样。

    药园里面是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两人并没有停留,走在小路上,一路向前,来到了大琊居士的闭关室。

    大琊居士是散修,没收弟子,洞府当中自然不用建造什么藏经阁藏宝室,只有这样一座闭关室,可以肯定,大琊居士身上所有的宝物,都在这闭关室内,可就是在这闭关室四周,有着上古十大奇毒之一的七情毒,而且又有一座阵法,将七情毒的威力挥到极致,毒杀一切试图闯入闭关室内的人。

    海东缶双眼当中放射金光,落在洞府外的阵法上,片刻后说道,“还有一刻钟的时间,做好准备,咱们只有一盏茶的时间,必须在这极短的时间内进入里面拿到宝物,然后赶紧退出来,要是错过了,不是被大阵毒杀,就是要再等上个七年”。`

    元一点头应是,精心等待。

    一刻钟时间转瞬即逝,海东缶忽然传音,道,“赶紧冲,阵法衰竭了”。

    元一听闻,二话不说朝前冲去,一靠近闭关室,眼前就闪过一个又一个的幻觉,一股邪火直冲大脑。不过就像海东缶所言,阵法已经枯竭,营造的幻境,被元一轻松压制。保持灵台清明,一口气冲入了闭关室内。

    还来不及喘口气,他们只有一盏茶的时间,哪里敢耽搁,神念一扫。现闭关室内只有一个蒲团,上面盘膝坐着一个修士,长有双头四臂,浑身呈现淡青色,双目紧闭,浑身完好,就好像只是睡着,并非陨落。

    这人便是大琊居士了,大乘修士,如果愿意的话。可以保证自己死后肉身不腐,他身上除了一件法衣外,就只有一个手镯,应该便是他的储物法宝。

    当下,元一二话不说大手朝着手镯抓去,然而,大琊修士身体忽然生出一圈青色光圈,挡住了元一的大手。

    “果然没那么简单就能得到宝物”,时间有限,不容许任何迟疑。`元一丢出天陨之晶,化为一金色大锤,猛地锤向这道青色光圈,而海东缶也没闲着。手持一把镶嵌着珍珠宝石的长剑朝着光圈劈砍而去。

    “轰隆隆”一阵阵巨响传出,两人拼尽全力,手中法宝拼命砍向光圈。

    “没时间了,有什么手段赶紧使出来”,说完,海东缶就自顾自咬破了舌尖。喷在了手中长剑上,爆出更加强大的威力来。

    元一见状,一拍脑后囟门,多出一条水之法则,威力大涨的金莲飞出,落在青色光圈上,滴溜溜转上一圈,青色光圈顿时爆裂开来。

    元一一边收回宝物,一边大手再度一抓,将那手镯抓住,而后赶紧说道,“快走”。

    说完,两人就朝着出口处狂奔而去,海东缶在前,元一在后,海东缶很快就离开了阵法笼罩的范围,可是到了元一,当他就快要跑出阵法范围的时候,意外生了,一把乌黑的乌刺凭空射出,朝着元一刺来。

    乌刺通体漆黑,看样子绝对是淬了可怕剧毒,元一想起阎魔族的毒牙,不敢用肉身硬抗,可是这个时候祭出北冥盾已经晚了,无奈之下,他就只能往后一退,侧身躲开了乌刺的攻击。

    可是,人倒霉喝凉水都能塞牙,元一这后退,又回来了阵法笼罩的范围,可就在这时,阵法衰竭时间结束,再度运转了起来,一瞬间,元一便中了七情毒,陷入了无穷幻境当中。

    前面的海东缶大叫不好,眼睛一瞟,现是之前他们要进来的时候就蠢蠢欲动的一个合体后期老者,看来他是贼心不死,紧随两人其后进到这里想要钻空子,没想到他还让他钻到了,元一被他一击,成功染上七情毒。

    “哈哈哈哈,老夫的运道来了,那人已经中了七情毒,再杀了你这小皮娘,这洞府的宝藏,就是我搜嘎的了”,眼前这修士,浑身棕黑色,躯长、多利足、有后背有鱼鳍,颈部有鱼鳃,看来是这深海土著之人,此刻十分猖狂地大小,随后锋利程度堪比飞剑的长足,从身体上脱落,铺天盖地朝着海东缶杀来。

    海东缶无奈,只能仗剑迎上,至于元一,她可不认为中了七情毒的人,还能够有命生还,同样是制造幻境,天魔制造的幻境还有缺陷可以寻找,但七情毒的幻境,却还是根本让人无法察觉自己是深陷幻境的。

    ……

    在一个平静的小镇子上,此刻因为一件喜事,变得热闹非凡,铁家的二公子铁小柱,就在今日要迎娶李家的千金,铁家和李家作为镇子上最大两个家族,他们之间的婚事,自然是被筹办得十分隆重,镇上的百姓,但凡前来道贺的,都能领上几钱银子。

    只见铁家张灯结彩,人声鼎沸,锣鼓喧天,好不热闹,而此时,作为婚礼主人公的铁小柱,正穿上了大红喜袍,打扮得一丝不苟,神采飞扬,只待半个时辰后,新娘花轿便能到达,婚礼便能开始。

    然而就在这时,新郎官的身前,凭空多出了一人,将新郎官吓得仰倒在桌子上。

    只见眼前之人,头被剃光,头顶有结疤,身穿朴素僧袍,这些都很正常,但不正常的却是,这僧人的脸竟然跟新郎官长得一模一样。

    “你是谁,是人是鬼,怎么进来的”,新郎官顺手抓过桌上的茶杯,做防御状。

    “我便是你啊”,僧人淡淡说道。

    “你是我,那我又是谁”。

    “你是元一,痴儿,你已经在幻境当中沉沦无数次轮回,还不醒来,等待何时”,僧人做狮子吼,一声大喝。(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访问m.

看过《丈六金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