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玄幻奇幻 > 丈六金身 > 第749回 夺宝而逃
    “的确,我们确实只能当对手,无论是今天争夺白骨邪莲,还是日后,天道宗与大罗金仙宗交锋,我是注定站在大罗金仙宗那边的人”,元一不客气地说道,与此同时不忘将自己丢人的尾巴赶紧收起来。

    “那好,就当对手,你确实有这个资格,白骨邪莲我是绝对不会让给你的,你要突破宿命境,我也同样要突破大乘期”。

    元一眼睛瞟了眼眼前之人,冷声说道,“那就手里面见真章,我乃佛门修士,本不应该妄动无名,但有句话憋在心里实在难受,我崛起于卑微,是一步步修行,靠着自己的努力,才有现如今的修为,而你,不过仰仗天道宗培养,我听说就连你突破合体期的丹药都是天道宗提供的,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与我相提并论”。

    “能有靠山,那是我生得好,你出身卑微,那是你运气差”,见元一如此言语,他竟也不生气,反而是一张嘴气死人不偿命。

    就在这时,已经忍无可忍那三头猛兽,开口说道,“我说,你们两个是不是太嚣张了,没看到这里还有我吗,想要拿走白骨邪莲,先问问我的爪子”。

    元一和钟神秀这才想起,在场还有另外一人,不对,是另外一兽,而且还是有着三个脑袋的猛兽,当下元一说道,“外敌当前,咱们可不能让其看了笑话,不如咱们联手,做了这兽,然而各凭本事抢夺白骨邪莲”。

    “甚合我意”,对面那兽,也是合体巅峰的修为,要不然怎么可能跟他僵持这么久,现如今。元一主动提出联手,他自然是没有拒绝的道理,那白骨邪莲落在他们谁的手中都好,总比落在外族人手中,早就一个外族大乘强吧!

    见钟神秀点头了,元一二话不说。便发动了攻击,直接取出了降魔杵,猛地扑了过去,对着左边的那兽头猛地砸去,左边的鹿头,顿时就张嘴喷出滔天毒烟,毒烟所过之处,大地都被溶出了个大洞。

    然而,元一并没有理会这些毒烟。任由它们落在了自己的身上,靠着强大的肉身硬扛着毒烟的侵蚀,等身体一靠近鹿头,就猛地一杵砸下,砸中鹿头,瞬间就将鹿头砸了个稀巴烂。

    元一这边一出手就成功砸掉一头颅,另一边,钟神秀也没有闲着。手持天道剑,一剑斩出。喷射出一道强大的剑气,剑气刚一射出,便忽然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是在羊头周围,瞬间将羊头割下。

    这并不是空间法则。也许在羊头的视角下,剑气是忽然消失的,但是一旁旁观的元一,却能够清楚的看到,根本不是剑气凭空消失又出现。而是剑气射出的时候,羊头如同被定住一般,等能够行动了的时候,已经被剑气割下了脑袋。

    “是时间法则,羊头的时间被定住了,没有想到这钟神秀竟然能够参悟时间法则,看来,有机缘的人不止我一个”。

    一转眼的时间,那猛兽两个脑袋就被斩下,只剩下中间一个虎头,颈部两个碗大的的血洞,看起来十分凄惨,剧烈地痛楚,即使他定力惊人,也忍不住一阵哀嚎。

    这猛兽能够修炼到合体巅峰,实力自然是不错的,但是面对人族两大天之骄子联手,他也就只有悲催被虐的下场,被打得连反手之力都没有。

    “可恶,我跟你们拼了,白骨邪莲,我得不到,你们也休想得到”,这猛兽哪里还能不知道对面两人的强大,可是,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逃跑,他在兽族当中,是个大名鼎鼎的滚刀肉,打斗起来出了名的不要命,此刻,知道自己今日是不可能在两人手中讨得好,抱着我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的想法,就想着毁掉白骨邪莲。

    瞬间,他身体冒出熊熊烈火,将他头部以下的身体都烧毁,然后整个虎头,宛若一个火球一般,瞬间突破了元一和钟神秀的阻拦,猛地朝着那白骨邪莲扑去,却是打算带着白骨邪莲一起死,什么都不给元一两人留下。

    “给我定”,钟神秀自然不可能坐视这种事情发生,一指指出,整个火球瞬间就被定住,这是他在催动时间法则,冻结虎头周围的时间。

    然而,时间法则乃是逆天法则,催动起来十分艰难,此刻他刚刚冻结虎头的时间,脸色立马就刷的变得惨白,显然是法力消耗过度。

    “好机会”,元一见了大喜,他可没想过,要跟钟神秀光明正大地争夺宝物,此刻,钟神秀要定住虎头,根本无法顾及他,岂不是白白将白骨邪莲让与他。

    当下,他也不客气,催动空间法则,瞬间就隐入了虚空当中,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就是在白骨邪莲附近,右手探出,化为龙爪,猛地一抓,那困住白骨邪莲的大网,不过是普通的七阶法宝,如何能够挡住元一化成龙爪一抓,顿时就被整张网撕裂开来。

    开启灵智的白骨邪莲见束缚自己的大网已经被松开,顿时大喜,就想着施展遁术遁走,然后,元一岂能让他如愿,一爪子抓过去,瞬间就将白骨邪莲抓在手中,强大的神念凝聚成针,狠狠地扎进白骨邪莲当中,顿时,一声惨叫,白骨邪莲的意识直接被元一抹去。

    “哈哈哈,多谢钟道友赠宝,小僧可不客气了”,说完,将白骨邪莲收起来,一头扎进了虚空不见了踪迹。

    “可恶”,钟神秀出身大宗门,一心潜修,从来就没缺少过资源,因此没有过跟人勾心斗角,心思比较单纯,原本以为,能跟他相提并论的人,就算不能做朋友,也会是个坦荡之人,哪里想到元一这般无耻,趁着他定住虎头的瞬间,将宝物夺走,一头扎进了虚空不见了踪迹。

    元一此时可不管钟神秀会怎么想,得到了宝物后,高高兴兴踏上了回家的路,至于钟神秀,他今日给他上了一课,可不要太感谢他噢!(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看过《丈六金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