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 > 历史军事 > 诸界末日在线 > 第十八章 承接历史
    天色阴沉。

    风越来越急,一场暴雨即将来临。

    一名身穿金甲的女子走入军营。

    “这位是天极圣女宁月婵,她身上有伤,你们这里可有疗伤一类的丹药?”公孙智问道。

    顾青山看她一眼,说道:“久战之躯,身中四种不同的毒,兼有大小二十七处伤。”

    公孙智和那女子同时一静。

    “你还懂医术?”公孙智的声音提了起来。

    “是我家数十代传承下来的一些医术,”顾青山正色道,“但我们现在没有任何丹药,我只能略做治疗,让她的伤势不至于恶化。”

    宁月婵抱拳道:“能做到这一步已经不错了,还请为我疗伤。”

    顾青山道:“待我细查一遍——可否让我以灵力查探你的情况?”

    “当然可以。”宁月婵道。

    顾青山走上前,将手按在她背后,徐徐度入灵力。

    ——自己如今实力低微,哪看得出她身上的伤,只不过按照命运的惯性,宁月婵出现在这附近之时,所受的伤大致就是如此。

    前世她曾亲口说过身体的情况。

    现在已经初步取信于她和公孙智,至于治疗——

    顾青山手上灵力一收,已经差不多了解宁月婵的伤,开口道:“我有一门封闭所有伤口,暂时提振力量的战斗方法,名为阿修——武修万斗诀,如果你修习此法,一天之内可以不操心伤势的问题。”

    也不管宁月婵怎么说,他当即就把口诀念了一遍。

    ——这是阿修罗的基本秘法,人人皆会。

    阿修罗一族最喜战斗,绝不愿因为身上的一点伤就停止战斗,所以他们开创了阿修罗战争秘法。

    运起此秘法,只要还在战斗中,就不会因为伤势拖累而失去战斗力,直到战死为止,又或取得战斗的胜利,回去徐徐养伤,等待身体痊愈。

    宁月婵默默听了,当即盘膝而坐,开始试练此法。

    顾青山又望向公孙智,抱拳道:“公孙前辈,我曾杀了一个魔军的信使,尸体还在军营外东南方向,但当时有大批魔军路过,我不敢去察看那信使的情况。”

    “是什么样的信使?”公孙智问。

    “人面魔鸟。”顾青山道。

    “你杀得了人面魔鸟?”

    “我是使弓的,另外它好像受了些伤。”

    顾青山摸出那张短弓,展示给公孙智看。

    公孙智恍然道:“我想起来了……宁圣女的灵兽曾打伤过那怪物……难怪了。”

    他突然脸色一变,身形顿时朝军营外的东南方向飞掠而去。

    不一会儿。

    公孙智回到军营里,手中拿着一块血色玉牌。

    顾青山神情微动。

    自己被困在了这处军营。

    但公孙智却可以任意出入,甚至去找寻那魔鸟的尸体。

    如此说来,被困的也只是自己一人而已。

    有什么办法可以打破当前的局面?

    假如自己无法离开,那么用公孙智的手段,是否能实现这一点?

    却听公孙智说道:

    “人面魔鸟是魔军的传令信使,它所在的位置,可以让魔军的统帅们直接看到前线情况——你杀的好!”

    他手上灵力轻轻一催。

    那血色玉牌上顿时响起一道声音:“目标持续向南偏移中,向东七百二十六、偏南九十四;命令:无面巨人、血饮军团全力追击。”

    公孙智静静听完,半晌不说话。

    顾青山望向他。

    ——以公孙智的谋略才干,想从这个情报中想明白整件事,其实并不难。

    只见公孙智冷笑一声,开口道:“原来如此,它们是想把我跟宁圣女永远留在这里。”

    顾青山立刻接话道:“我们有办法求救吗?”

    公孙智迟疑着说:“有倒是有——”

    却见宁月婵一拍储物袋,摸出一张雾气腾腾的传讯符,张口就说出一番话来:

    “天极宗宁月婵,已获得人族联军的奸细名单,并成功定位神武世界,万望圣人来援。”

    说完,手一松,传讯符从她手上升起。

    公孙智见状,叹口气道:“贸然打扰圣人,恐怕你我的宗门会颇有微词。”

    顾青山眼直直的望着那传讯符升上高空,就要往远处飞去。

    却见传讯符冲破法阵,飞离军营的范围,直上云层深处——

    却有一道遮天蔽日的黑影将传讯符从半空扇了回来。

    那是无面巨人的手。

    无面巨人来了!

    但见它那巨大的身形轰然落下,站在军营外。

    更多的妖魔出现了——

    幽火邪蛇、饮血魔、土行魔人军团。

    天上闪过一道霹雳,照亮了夜幕。

    但见无数妖魔密密麻麻的围住了军营。

    它们的数量是如此之多,放眼望去,根本看不到包围圈的尽头。

    轰——

    惊雷起,冷雨淅淅沥沥而下。

    “我们恐怕是跑不掉了。”宁月婵环顾四周道。

    三人一静。

    营地里忽然响起一阵哭声。

    三人扭头望去,只见赵六伏在一处营房的门槛上,绝望的嚎啕大哭着。

    宁月婵收回目光,道:“既然跑不了,那就只有跟这些妖魔再打一场。”

    她从储物袋里摸出一张长弓,递到顾青山面前。

    “你能射魔军信使,想必弓术不会太差,这张弓送你。”

    “为何送我?”顾青山问。

    宁月婵正色道:“你杀了魔军信使,又助我压制伤势,此弓赠你,稍稍聊表谢意。”

    顾青山接过长弓,认真道:“多谢。”

    宁月婵见他毫不推辞,不由点头道:“此弓名为夜雨,是我父亲传给我的,希望你好好用它。”

    “我当然会用好它。”顾青山道。

    顾青山说着,将长弓平放手中仔细观看,果然在手握之处,发现了两个小字:夜雨。

    夜雨弓。

    ——回到这个时间流以来,这是自己获得的等级最高的兵器。

    顾青山调动丹田灵力,往夜雨弓中一催。

    长弓顿时一阵模糊,消失在顾青山的视线内。

    顾青山能感觉到自己手握长弓,但却看不见,放出神念也感应不到。

    这还不算完,很快,顾青山整个人的气息也随之迅速消失。

    他站在原地,但整个人似乎与世界隔绝开来,若不是视线正好看见他,根本就感应不到他的存在。

    “好弓!”

    顾青山赞了一声。

    当年获得这柄弓,因为实力不够,而且急着寻找一柄剑恢复记忆,在弓术上就没有更进一步。

    但是现在……

    自己可以好好用这张弓了。

    军营外,魔军开始行动起来。

    轰!轰!轰!

    大地震动不止,无面巨人朝军营走来。

    “我先上,你们随后出手。”宁月婵道。

    她身形一动,冲上云天,抽刀斩向无面巨人。

    震耳欲聋的嘶吼声从云层中传来。

    战斗已经开始!

    顾青山摇头道:“公孙将军,这样打下去我们只有死路一条,难道真没有任何求援的办法了吗?”

    公孙智环视整个战场,心知他说的是现实情况。

    “顾青山,实不相瞒,我和宁圣女都已被魔君的神念死死锁住位置,眼下只能靠你了。”公孙智叹息道。

    ——来了!

    顾青山不解道:“两位的实力都不是我所能比拟的,我又能做什么?”

    公孙智拿出一个暗淡无光的圆铁球,说:“趁着你还未被魔君发现,快去那个世界,找到我布置的大型挪移法阵,将这个信物放上去。”

    一个阵盘被他拿出来,郑重其事的放在顾青山手中。

    顾青山看了看,只见阵盘上被分作了几块,每一块都勾勒着繁复无比的法阵符文。

    公孙智拿起阵盘,对应着每一块的作用一一讲解,最后说道:“这是通用阵盘,上面有许多实用的法阵,有着固定的可激发次数,你要好好用。”

    “还有方位地图。”

    交代完一切,公孙智拿出一个龟壳,让顾青山站上去。

    “替我们给三圣带两句话,其一,修行者高层中有魔军的奸细——三圣只要出手排查,一定能查个水落石出;其二,我们发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也就是你将前往的世界。”

    “公孙将军,您为何如此信我?”顾青山不禁问道。

    “宁圣女本已无法再战,我也是必死之身……只有你还有一丝希望。”

    公孙智解开上衣,一道恐怖的伤痕出现在顾青山面前。

    墨绿色的火焰从肩膀延绵至胸口,一直下拉至后腰。

    这道伤痕是如此之深,连心脏都被剖成了两半。

    火焰静静燃烧,四周密密麻麻的繁复符文紧紧围绕住火焰,让它无法再造成任何伤害。

    “我明白了,我一定会救二位的。”顾青山道。

    “实在没办法的话,你就自己活下来,把消息传递出去,不要管我们。”公孙智道。

    “那可不行。”顾青山摇头道。

    公孙智笑笑,在顾青山肩膀上拍了拍。

    下一瞬,顾青山从原地消失。

    轰!

    一声闷响。

    宁月婵被无面巨人从半空轰下来,在地上砸出一个深坑。

    “哼。”

    宁月婵从深坑中一跃而出。

    “你把他送到神武世界去了?”她问道。

    公孙智道:“正是,你我都被魔君神念死死锁住,绝不会让我们靠近那处挪移法阵。”

    “你想让他逃?”

    公孙智叹了口气,道:“秘密已经告诉他,如果他能活下来,那就替我们把消息传递出去吧。”

    宁月婵站在风中,冰冷眼神渐渐柔和下来。

    她抹了抹嘴角的血,轻声道:“那就没有遗憾了。”

    军营外,如山似海的妖魔开始发起冲锋。

    它们已经发现了这一处军营,接下来便要不计代价的抹平它。

    公孙智看着直冲而来的妖魔们,点头道:“如果你我二人能干掉一头无面巨人,再多杀些妖魔,也算是死而无憾。”

    宁月婵不再说话,只是握紧了刀柄。

    公孙智取出阵盘。

    两人做好了死斗的准备。

    忽然——

    他们若有所觉,扭头朝营地中望去。

    “那是什么?”宁月婵问道。

    “法阵……他留下的法阵……我已经察觉到它的威力,等我去看看能不能帮上你我。”公孙智低声道。

    他刚走出一步,却见虚空显现出一道道符文。

    这些符文透着一股沧桑古老之意,又充满了难以言喻的威严,仿佛来自无比久远的年代之前。

    它们代表了曾经的——某种辉煌。

    如今,凭借顾青山之手,它们再次显现于时代之中,将要为了人族的荣光而战。

    但见所有符文纷纷化作仙光,凝聚成无数仙人的轮廓。

    仙影——

    这是曾经在法阵中留下破魔之法的仙人遗影!

    如狂风一般的呼啸声响彻世界。

    但见所有仙人之影乘风而去,在军营外的广袤大地上化作汹涌的仙光术法,瞬间穿透整个魔军阵地,消逝在地平线的另一头。

    世界一空。

    气焰汹汹的魔军顿时被扫空了一半,剩下的魔军硬生生止住了冲锋之势,惊疑不定的僵立原地。

    营地内。

    宁月婵目光眨也不眨的望向外面,轻声道:“——这是他的法阵?”

    “……是的,他说是他家传的。”

    “他家是哪儿的?”

    “不太清楚……”

    ……

看过《诸界末日在线》的书友还喜欢